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愛人。安安 ] 作者:白纸
[愛人。安安 ] 作者:白纸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在线 亚洲av 欧美av av电影 日本av av视频 成人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日期:2013/7/13
 
    颱風天,吐篇塚鬼吐半天就不道味,為轉換心情不由竟寫了一萬七千多字…
 …老婆在娘家一直打電話,以為我失蹤了,弄完就放四合院當賀文獻醜先,可惜
 放了馬上後悔,那邊9 成綠文這篇卻不是,當做心意重要
 
    第一回、青澀
 
    「我說……要不要跟我做愛?」
 
    十二歲的小蘿莉,明眸無邪露出一雙可愛地黑眼珠,一副若無其事 
    地這樣對我這哥哥說道。
 
    「你……也考慮一下我的心情好嗎?你現在身體可是我妹耶……」 
    我很生氣,很心虛地拒絕了,可明明心裡頭就想的要命。
 
    「反正我已經死過了,不知道會在你妹體內待多久,再不把握機會 
    試試,也許明天就被黑白無常拖走也說不定。」
 
    「那也是你的命!」
 
    「你再這樣,我就用你妹身體找別人!」
 
    「你敢……我就跟媽媽說,你附在我妹身上!」
 
    「說啊!反正沒人會信。」
 
    「…………」
 
    「人家誠心拜託你,搞不好做完我就安心升天了,這樣都不肯幫忙 
    ?」
 
    「你是說真的?做完你就肯離開嗎?」
 
    「你覺得呢?」
 
    「如果你肯離開妮妮身體……」
 
    「可惡!你就這麼咒我早點死啊!」
 
    「也不是這樣……都已經死過了……」
 
    「好吧……說實話,我只是想試試女孩子是什麼感覺……」阿毅喃 
    喃地用妹妹嘴巴說道。
 
    忘了說,我的名字叫何語軒,眼前這個人……不,這個附在妹妹身 
    體裡的靈魂,是我最要好的同學,叫「阿毅」。
 
    他跟我一樣是中二生,不過跟內向的我相反,是個大剌剌、性格豪 
    爽的大男孩,而且體能很不錯、有女人緣,經常會說些露水情史叫人嫉 
    妒的無良損友。
 
    「那……也不能用我妹的身體跟我做吧?」
 
    「我也不想啊!可醒來就變成妮妮了……」
 
    「能不能換一個身體?」
 
    「想的美!如果可以……我早就去找大胸哺的嘉芬老師了。」 
    「你不是成天老愛跟我說與安安「做過」了嗎?你想背叛她?」我 
    疑問著說道。
 
    「我都已經死了,哪還有什麼背不背叛?」
 
    「可是……」
 
    「就是跟安安做過……才想知道女生對那種感覺……怎麼樣麻…… 
    」
 
    「你……該不會用妮妮的手自慰過吧?」
 
    「那有!絕對沒有!」
 
    「真的?」
 
    「好……好啦……試過一……次……」
 
    「只有一次?」我很不以為然地質疑道。
 
    「啊……你不明白的啦……總之……那感覺好奇怪……」
 
    「怎麼奇怪?」
 
    「就……就是跟男生不一樣……死處男!你到底幫不幫啦!」 
    「………」
 
    「哼!一直問也白問,說了你也不會明白。」
 
    「還不怪你!幹嘛先讓我知道你是阿毅之後,才說要跟我做?」我 
    憤憤地找個理由叫道。
 
    人還真奇怪,我心裡頭其實一直嘀咕,如果在不知道他是阿毅的情 
    況下,或許,我還真會被可愛的妹妹給「誘拐」了也說不定。 
    「原來你真心是想跟自己妹妹做……不過,人家什麼都麻直接坦白 
    說,我的個性就是這樣啊!」
 
    「這倒是……」
 
    「還有啊,老實說你也長得挺帥的,與其第一次給了不認識的醜老 
    伯玩,還不如跟你比較好溝通……」
 
    妮妮臉居然紅了起來,彆彆扭扭地吞吐道,但我總覺得阿毅根本是 
    欺負我沒有性經驗。
 
    兩天前的他,因為一場車禍不幸過世,正當我們哀傷地辦理後事時 
    ,沒想到妹妹卻跑過來說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話,不斷解釋他是死掉的阿 
    毅。
 
    剛開始打死我也不相信有這種事,但當他娓娓道來一些只有我們倆 
    才知道的糗事時,又不得不相信這小蘿莉就是如假包換地阿毅。 
    他告訴我,他懷疑自己擁有靈魂出竅的能力,但還不確定,要我不 
    能把秘密洩漏出去。
 
    「跟我做愛吧。」
 
    「…………」
 
    「反正你也一定沒試過. 」阿毅躺在我床上胡鬧踢腳,不斷用妹妹 
    聲音說些不負責任的話。
 
    「不要。」
 
    「要是錯過這一次,搞不好……你會處男一輩子喔。」
 
    「………」
 
    「人家肯幫你解脫處男還不懂得感激!」
 
    「………」
 
    「別害怕,我可以教你……我可是很有經驗的喔!」
 
    「鬼才要你教!只是知道你是阿毅……有點怪……」當我說出這種 
    話的時候,已經能感覺自己的理智似乎也越來越偏離了。
 
    「別想那麼多啦!我也覺得怪……如果我現在還是男生,鬼才跟你 
    阿宅搞基情……」豪爽的阿毅又用妹妹嘴拉高分貝否認叫道。 
    「那妮妮怎麼辦?」
 
    「她不會記得的啦!」
 
    「真的嗎?」
 
    「騙你幹嘛!嘻……」說到這時,妮妮的手正在我褲襠上撫摸著, 
    硬硬的肉棒早已撐在裡面快受不了,幾乎快要爆炸般的難受。 
    「別……別摸!那!先……先說好……」
 
    「不可以後悔……也不能跟媽媽說……」我心裡不斷地催眠自己, 
    反正趕又趕不走阿毅,也許,對妮妮來說根本不會記得這一切曾經發生 
    過,這樣的話,應該沒什麼關係才對。
 
    「知道啦!要人三催四請。」
 
    妮妮放開手,臉上鬆了口氣俏皮笑道,但其實腮梆子比我還要紅, 
    畢竟都只有十四歲年紀,做這種太興奮的事,總是特別讓人感到害羞。 
    接著,我把身上衣服脫了,轉身見到妮妮剛把白色制服也脫下,嬌 
    小玲瓏地裸體又讓我的肉棒噗通、噗通地上下跳動。
 
    「嘻嘻……」看著我硬挺晃動的肉棒時,妮妮居然就笑了出來。 
    「你……你笑什麼?」
 
    「原來你有包皮!」
 
    「笑什麼笑!妳自己陰毛還不是沒長齊. 」我咬著牙反諷道,差點 
    忘了他根本不是妮妮。
 
    只不過,妮妮下體那稀疏地平坦的小陰毛,其實挺美、挺讓人興奮 
    的。
 
    「來吧。」妮妮深深吸了一口氣,裸著身先躺在床上。
 
    「嗯……」我先在妮妮脖子上親吻,發覺她很容易就敏感地縮起來 
    。
 
    「好癢……男生的話……可以吹……吹氣在那裡……」
 
    妮妮一面閉著眼享受著,一邊還「好心」地想指導我該怎麼做。 
    然後我有些緊張地在她耳朵不停吐氣,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很癢,妮 
    妮笑縮地受不了,乾脆也反過來舔我脖子,還用力地咬我耳根,就這樣 
    相互作弄著,等發現時,已經很自然地親吻在一塊了。
 
    「嗯嗯……」我從來沒想過,會跟自己最要好的朋友親吻,但眼前 
    看到的人是妮妮,跟女生親嘴的感覺好舒服,熱熱的有說不出地舒暢。 
    「身體好敏感……熱起來了……跟你接吻好像比跟安安舒服……」 
    妮妮眼神有些奇怪,而且好像心裡頭自動切換著男生跟女生之間的差距 
    。
 
    「那是我接吻的技術好。」
 
    「才不是呢。」妮妮啐了一口反駁道。
 
    「還有……你嘴巴太多薄荷味,是剛剛噴了清新劑對吧?你又沒有 
    女朋友……我看你根本老早就想上自己妹妹……」
 
    「才沒有呢!」我主動又把嘴貼上去,但妮妮都沒有反抗,只覺得 
    兩人舌頭攪拌一起的感覺很舒服,身體真的會發熱。
 
    「嗯……會癢……哈哈……好癢……不要用咬的啦……」我沒有摸 
    過女孩的身體,當我把妮妮圓圓的小奶子放入嘴巴舔時,似乎逗的她不 
    停顫抖嬌笑,把我頭抓的更緊.
 
    「啊啊……別……破壞氣氛……」
 
    我繼續把手玆意地撫摸著妮妮身體,發覺妹妹的身材真不錯,一點 
    也看不出只有小六年紀,除了乳房小小圓圓地之外。
 
    「軒……你玩夠沒有?該……該放進去了……」不知摸了有多久時 
    間,在妮妮的催促下,我才意識到,早該把自己硬到受不了的棒棒塞到 
    裡面去。
 
    「啊……輕一點……女生那裡會變濕的……慢慢的……啊啊……」 
    「那……要去囉……」
 
    「啊!」妮妮大聲地叫著。
 
    「怎麼?」
 
    「很痛啊!裡面好痛!」妮妮急地大叫著,但我不知道該不該把弟 
    弟抽出來,只好慢慢地動著,一面不停安撫她說道。
 
    「真……真的痛嗎?要不要抽出來?」
 
    「好痛……嗚嗚……」插進去的感覺超乎阿毅想像中的痛,也許, 
    他忽略了妮妮只有十二歲的年紀.
 
    「還好吧?還是我拔出來好了……」
 
    聽到妮妮那種叫聲,我突然有點怕出什麼人命地不知如何是好。 
    「不……不用……是我說要的……輕……輕一點就好……」
 
    「是這樣嗎?」
 
    「啊啊……慢……慢一點……不要動……」
 
    妮妮一面指揮著,但似乎覺得我很不受控,畢竟棒棒已經有快感, 
    我也很難完全配合她說的方式一進一出。
 
    「呼呼……好像……很舒服……這……這就跟女生做愛的感覺嗎? 
    」
 
    雖然開始進去時,也覺得自己龜頭很緊、很痛,但頂個兩三次之後 
    ,整條肉棒就熱呼呼地,也沒那個乾,抽送起來好不舒服。
 
    我慢慢地越來越有感覺,抽送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只見妮妮眉頭卻 
    越來越皺,當我使勁地整根頂進去時,妮妮突然間就很大聲地叫了出來 
    。
 
    「啊啊!」
 
    我的魂都快被妮妮給叫飛掉了,雖然阿毅選的這時間爸媽不在家, 
    但要是被左右鄰居給聽見了,那以後可怎麼見人好。
 
    「妳……妳小聲點吧……痛嗎?」
 
    「不……不是……」妮妮的否認表情,似乎說不出到底是難過還是 
    高興的樣子。
 
    「還是……不要玩了……」
 
    「不!不是啦……別拔出來……」看著妮妮六神無主的樣子,彷彿 
    她自己也說不清楚是痛還是舒服。
 
    「別拔出來……我……我也不知道……」
 
    「等等……等一等好像會變舒服的……安安都是越後面越會叫…… 
    」
 
    我發現妮妮正在咬著自己的彎食指,阿毅一直都有這種壞習慣,而 
    且,似乎還很想做愛,並不想就這樣放棄地忍耐著。
 
    「妳裡面還很緊……女生……都這樣嗎?」
 
    「我……我不知道……」
 
    「阿毅,我不知道女生是什麼感覺,不過我可要開始用力囉……」 
    只是,眼看妮妮淚珠不停流下來,不知抽了多久,想射的念頭很濃 
    ,棒棒上也越來越黏,想抽出來冷卻一下,但才拔離開沒幾秒,妮妮立 
    刻就抓緊我發出失落地哀叫聲。
 
    「妳怎麼了,表情好奇怪喔。」
 
    「別……拔出來……快放進去!」妮妮命令著,害我慌慌張張地又 
    把肉棒直接桶了進去。
 
    「啊!啊!喝喝……啊啊!唔……」
 
    「妳在叫春嗎?」我很納悶低問道,畢竟我從來都不知道女生會有 
    什麼感覺,只隱約在老爸書上看過女生做愛時會「叫春」而已。 
    「閉嘴!啊啊啊啊……」妮妮的那種叫聲,恐怕我一輩子都忘不了 
    ,酥酥麻麻地幽幽吐氣著,分不出到底是舒服還是嘆息,總覺得聽起來 
    十分銷魂就是了。
 
    「好像不疼了是不是?」
 
    「別……別看我……」沒想到妮妮臉頰上居然滑下淚珠來,不過似 
    乎不再那麼痛了,見到我一直瞧著她時,索性還把自己臉給遮起來。 
    「毅……你……變得好奇怪……」那種表情,很美……可是卻跟我 
    印象中的阿毅完全不一樣。
 
    「別……別看……啊啊……啊啊啊!」
 
    妮妮的腳夾地我好緊,受到催促下我也顧不得弄疼他,想擼出來的 
    快感可強烈地要命,再拼命抽不到三十秒,身體跟腦袋就一起放空,痛 
    痛快快地把精液一古腦全射在了妹妹體內。
 
    「啊啊啊啊!」
 
    最後,我們倆累的就只剩下不停喘息、呼吸跟鬆弛而已,做過一次 
    之後我才明白,原來大人做這事的時候,是如此刺激又消耗體力。 
    「妳怎麼了?還很痛嗎?啊!都流血了……」只見妮妮下體的血漬 
    ,慢慢地沾污在床褥上。
 
    「笨……笨蛋!那是……處女膜啦……」阿毅說完臉就更紅了。 
    接著,我竟發覺阿毅突然爬到我的下體,張開小嘴竟幫我的小弟弟 
    口交。
 
    「啊啊……妳……妳在幹什麼?」
 
    「幫你弄乾淨啊!」妮妮似乎很理所當然地說道。
 
    「妳……妳……哪學來的?」
 
    「我跟安安做的時候,安安一次都不肯幫我舔,可是A片裡的女優 
    明明都超級喜歡舔肉棒,所以……我想確認一下精液的味道,畢竟我可 
    不敢吃我自己的。」
 
    「那……好……好吃嗎?」
 
    「嗯……嗯嗯……」妮妮沒有理會我,繼續用生疏、還有些刺痛的 
    撫摸,不斷搓揉我的分身。
 
    「啊啊……好怪……不過你舔的不太舒服……別……別用牙齒…… 
    啊……」
 
    沒多久,肉棒還是被她舔到完全硬起來了,然後見她起身跨坐過來 
    ,緩緩地自己挪動位置,好像準備坐在我的肉棒上。
 
    「妳……妳幹什麼?」
 
    「再試一次,也許可以換一下體位。」
 
    「那妳不疼了?」我十分好奇地問著,剛才明明痛到死去活來,哪 
    知道才幾分鐘過去,這傢伙竟然又變得精神奕奕。
 
    「嗯……剛剛做第一次沒經驗,不然我想應該先幫你把棒棒弄溼一 
    點,進去妮妮那才不會這麼痛,以後知道怎麼弄了……」
 
    「啊?原來你是想再來一次才幫我含的……」
 
    「還……還不怪你!我剛開始感覺舒服你就射了……」
 
    「現在……肉棒又硬了……就再來一次吧。」我壓根沒想到一個女 
    生竟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妳太好色了……妮妮不知道會不會被你影響……」
 
    「嘻……嘻嘻……別這麼說,人家是想試試別的姿勢麻,安安一直 
    不肯換體位,超害羞、愛裝純潔……」
 
    妮妮一面說一邊把我的肉棒給搓進了肉穴裡,並且還主動一上一下 
    地搖擺著。
 
    「呼……啊啊……」好舒服的感覺直衝大腦而來,這次沒有了緊迫 
    感,妮妮肉唇是直接便包住了整條肉棒,並且快速來回地緊箍不放,夾 
    的肉棒舒服要命。
 
    「啊啊……這……這次好舒服……啊啊……」射過後,硬到發痛的 
    感覺很快過去了,而緊到發脹地包覆感覺,又是好到讓人想尖叫。 
    「啊啊啊……人家……人家也很有感覺……啊啊啊啊……」妮妮喘 
    吁吁地賣力套弄,噗吱、噗吱地撞擊聲響,聽起來格外地叫人過癮. 
    第二次的感覺又更爽快了,而且似乎也變得更加持久,可惜的是, 
    身體彷彿還沒有完全過足癮時,一股忍不住地尿意就又射精在妮妮的肚 
    子裡面了。
 
    「啊啊……哈……哈……唔……」妮妮仰著頭,眼神跟表情簡直美 
    極了,但她依舊跨在上面雙手緊緊地抱著我,讓我有種男女角色錯置的 
    感覺.
 
    我很自然地也伸手抱住她,不覺又吻在一起,舒服地讓發洩後的餘 
    溫,帶著我們倆一起進入夢鄉……
 
    第二回、錯亂
 
    經過那次經驗之後,暑假也跟著很快到來了,而我跟妹妹,就在不 
    可告人的關係中,愉快地度過了一整個舒服的假期。
 
    「喀!喀!軒,快點起床,你要遲到了!」
 
    「咦?房門幹嘛鎖起來?」門外面,母親的叫喚聲越來越急,似乎 
    時間真快過了搭校車的最後期限。
 
    「好……好啦……等……等等……」回答時,妮妮正在我的床單底 
    下,一邊幫我含著肉棒,一邊用另一隻手指引我撥弄著她的小陰蒂。 
    「唔……好舒服……」過了一個暑假,妮妮的嘴巴是越來越厲害了 
    ,幾乎知道舔到哪裡我會特別舒服有感覺.
 
    「喀喀!軒,快點開門,已經升國三了,不可以再賴床!」
 
    「咦?妮妮又提早上學了嗎?喀!軒,你妹有沒有在你房間?」 
    「你媽好煩喔……她該不會發現我昨天晚上就睡在這裡吧?」妮妮 
    小聲聲地在我耳根上輕咬著,濕濕地水口流進耳朵時變得又癢又舒服。 
    「你小心點……好多次都差點被看到……快一些吧,不能再貪玩了 
    ……」
 
    我一面催促著妮妮說道,因為,從昨天晚上到現在,前前後後已在 
    她的嘴巴跟穴裡射過了三次,明顯身體感到有些疲累。
 
    「別……別催麻,之後一整天時間都得跟你分開……人家會很無聊 
    呢,趁現在多陪陪你不好嗎?」妮妮嘴裡嬌笑著,而我似乎也記不得她 
    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沒有了我心中那大男孩形象。
 
    她把肉棒熟練地放入自己穴內,一邊吻著我,一邊跨在肉棒上滋滋 
    地套弄著。
 
    「啊啊……軒……你越來越厲害了……啊……」
 
    為了抓緊時間,我是賣力地扭腰配合,也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只 
    要妮妮一抓著我的手,我都能明顯感受到她所渴望的那種節奏,摸哪裡 
    舒服、搓到什麼點會高興地想叫出來等等,就好像呼吸一樣自然。 
    也許,是在這個暑假裡,我們實在太過頻繁地濫交了。
 
    「啊啊啊啊……你……你好壞……這麼快……會……會想叫……… 
    啊啊!」
 
    「軒!那是什麼聲音……你……你妹妹在裡面嗎?」
 
    突然,我跟妮妮渾身都抖了一下地驚嚇莫名,原來母親似乎一直在 
    外頭偷聽著,並沒有離開回廚房準備早餐。
 
    「啊……媽……媽媽要進來了……她……她有鑰匙……」
 
    「啊啊……不……別……別停……求求你……啊啊啊……」
 
    外頭母親越是焦急,妮妮抓著我的手就越來越緊,似乎,做愛的暢 
    快已經到了就快高潮時候了,絕不能讓任何事情中斷了這一切。 
    「啊!你……你們兄妹……你……你們在幹嘛!」
 
    終於母親還是打開了禁忌之門,目睹了最不該見到的那一幕,而就 
    在這時候,妮妮頭正不停往後仰,渾身完全弓直地高潮了。
 
    「啊啊啊!好……舒服……啊!」就在妮妮拼命扭動的高潮中,我 
    的陰莖也將大量痛快的精液射進了肉穴裡面,滿滿地、溫熱熱地,腦中 
    什麼也沒辦法想地無比舒服。
 
    「你……你們……啊啊啊!」母親的尖叫聲十分奇怪,並且立刻引 
    起樓下吃早餐的父親注意。
 
    「老婆!樓上怎麼了?你在軒的房間幹什麼?」
 
    「沒……沒事!」只見母親的舉止非常怪異,也不知是被我跟妮妮 
    的醜態嚇著了,還是什麼原因,身體不住抖動著,然後眼睛眨啊眨地, 
    露出非常詭異的微笑。
 
    「媽……媽媽!你沒事吧?對……對不起……」
 
    我滿心愧咎地看著母親,但她卻沒有理會,一會看看自己的手,一 
    會拉開胸口看著飽滿的乳房,嘴裡又是一陣輕笑。
 
    「你……」
 
    「軒!我附在你媽媽身上了!」母親的表情高興極了,但那樣的回 
    答,卻著實嚇壞我了!
 
    「這……這是什麼情況?」
 
    「我……我真的擁有靈魂出竅的能力啊!哈……哈哈!這太棒了! 
    太美妙了!」只見母親興奮無比地跳躍著,並且還撲過來在我床單上, 
    拉開棉被,果見妮妮已經暈睡過去,沉沉地像醒不過來一樣。 
    「我……我離開妮妮了……哈哈……我擁有自由附身的能力啊!哈 
    !」很快,媽媽把自己衣服脫的剩下內衣,把房門反鎖,開心無比的又 
    走到我面前來。
 
    「嘻嘻嘻……」
 
    「你……你……是阿毅嗎?還是媽媽……妳不要故意嚇我……」我 
    完全被搞糊塗地問道。
 
    「你怎麼這麼笨呢?難道你分別不出來嗎?」
 
    母親把挽在腦後的美麗秀髮放下,捲捲地烏黑髮絲散發一種香氣, 
    才剛靠近,沒想到射過的肉棒居然又硬起來了。
 
    「媽……媽媽……」
 
    「軒……你又硬了,嘻,年輕真好……」母親那塗抹過口紅的美麗 
    嘴唇,小心地含著我的肉棒,彷彿很享受般地替我口交,但才不到幾秒 
    時間,我已經能夠很清楚地感受到,那種含舔技巧與習慣,是跟妮妮之 
    前完全一致無誤.
 
    「啊啊……」長長地髮稍散在鐺口四周,每舔一口都會讓下體摩擦 
    地十分舒爽,換成母親之後,阿毅還把胸扣解開,露出媽媽那三十六E 
    的美麗乳房,替我乳交。
 
    「怎麼樣……軒,之前妮妮的胸部太小,沒辦法替你乳交,你媽媽 
    胸部還真大呢,這樣舒服嗎?」
 
    「啊啊啊啊……舒……舒服……好特別的感覺……」我的腦子無暇 
    思考更深的道德問題,只知道被兩顆柔軟的大奶子夾來夾去時,肉棒就 
    幾乎硬到快想射出來一樣。
 
    「今天就特別優待,可以射在我的奶子上……」阿毅似乎想試試母 
    親身體的魅力,故意加快搓揉地說道。
 
    「媽媽……媽……」
 
    「看看你自己的表情,哈,比起妮妮,軒似乎更喜歡媽媽……」 
    「不……不是……媽媽……啊啊……」
 
    「你正在被媽媽乳交呢……」
 
    「啊啊!媽媽……媽媽……啊!」母親的雙手越搓越快,就在無法 
    阻止的快感中,大量的乳白精液又再度地噴發出來,將媽媽的臉蛋、奶 
    子、嘴巴,全射的到處都是。
 
    「嗯吮……啊,內衣也沾到了……」
 
    直到痛快的發射之後,我才從恍惚緊張的狀態清醒過來,並且注意 
    到母親的內衣十分性感,是深紫色的蕾絲邊,還穿著吊帶式的黑絲襪. 
    「嘿嘿,壞東西……軒,真的對媽咪特別有感覺……看,這身內衣 
    好性感,跟妮妮的完全不一樣……」
 
    「我……」
 
    「噓……別給你爸聽見……」突然,媽媽將我壓回床上去,並且還 
    把舌頭伸到我耳朵裡,癢起來渾身又是熱的要命。
 
    「媽……」
 
    「軒很喜歡媽媽吧……這次……該換我舒服了……」媽媽手裡握在 
    我的肉棒上不停搓揉,原本就要軟下去的肉棒似乎還沒辦法消退,被母 
    親不停愛撫又硬了起來。
 
    「啊啊!」很快,肉棒果然又在母親肉穴裡鑽了進去,開始時一樣 
    緊緊的、刺刺的,但媽媽淫水似乎特別多,套不到兩下臉上表情就顯得 
    十分舒服,很享受到又自動套弄著。
 
    「啊啊……慢點……慢……媽媽……嗯嗯……」
 
    母親以唇塞住我的嘴不讓我講話,跟大人蛇吻感覺特別舒服,腦子 
    裡鬧烘烘地,這是頭一回除了妮妮外,跟媽媽身體搞在一起了。 
    「哈……啊啊……啊啊啊啊……軒……大人的身體……好刺激…… 
    啊啊……」
 
    原本阿毅最喜歡做在上面體位掌控一切,不過換了身體之後似乎還 
    在適應,連我把她推倒換成正常體位都沒發現.
 
    「你……你怎麼了?」
 
    媽媽表情似乎十分享受,而且好像身體的刺激點跟妮妮完全不同。 
    「哈……你……你媽媽那裡上面好癢……被頂那的好刺激……是妮 
    妮比不上的……啊啊……」
 
    我完全不懂「那」是指哪裡,只好用肉棒一次又一次的試,果真好 
    像頂到根部時,媽媽會舒服到掩不住口地筋臠般尖叫。
 
    「哈……哈……換……換背後體位吧……從後面幹我……你母親身 
    體好舒服……好厲害……」
 
    還好,樓下的父親似乎已趕著去上班了,沒注意到媽媽已經變得完 
    全不一樣。
 
    「哈……軒……快幹我……用力……啊哈!對……用力……用力幹 
    我……啊啊啊啊……」
 
    母親的叫聲讓我幾乎神經錯亂,分不清到底誰是誰一樣,淫亂的模 
    樣甚至跟妮妮又有著明顯不同,完全克制不了身體地在媽媽肉唇內射出 
    一次又一次地精液來。
 
    「啊啊!射出來了!啊啊啊啊!」
 
    「咕嚕……喝喝……喝……」
 
    很快的我便暈睡過去了,當意識逐漸恢復過來時,似乎已經接近傍 
    晚時刻。
 
    渾身光溜溜的沒有半點衣物,我發現只剩自己舒服地躺在床上,而 
    且記不得到底在媽媽身上射了幾次。
 
    不過,飢餓的感覺很快提醒我該找點東西來吃,才一下樓,便看到 
    母親與妮妮正在談話,並且還圍著圍巾準備晚餐。
 
    「軒……早安。」母親的眼神十分挑逗地看著我,一時間不由得被 
    媽媽那種嬌媚神態給勾去一樣,連妹妹在耳邊說些什麼都聽不進去。 
    「哪裡早,這懶惰鬼……太陽都要下山了才起床。」
 
    「喂!我在跟你說話呢!」妮妮對我做著鬼臉,但發現我沒理會她 
    時,居然生氣地直跺腳,俏臉鼓鼓地直瞪著我,最後居然還張口咬我! 
    「啊啊!妮……妮妮……你幹什麼?」
 
    「誰叫你不看我……根本沒在聽我說話!」想不到平常乖巧的妮妮 
    ,居然會這麼兇地對我吼叫道,並且眼睛裡似乎有一種我不能理解的妒 
    意。
 
    「妳……妳怎麼了?」
 
    「哼!不理你了啦!」妮妮突然發怒地走回自己房間,砰一聲很用 
    力地關上房門.
 
    「嘻嘻。」一旁的母親見狀似乎沒感到訝異,反而噗吱一聲笑了出 
    來。
 
    「妮妮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這麼生氣?」
 
    「她似乎記得跟你一起好過整個暑假……所以對你突然間不理她很 
    在意,而且正在吃醋呢。」
 
    「什麼?怎麼辦……等等……她吃誰的醋?」
 
    媽媽的這些話把我又給搞糊塗了,眼前的這麼人到底是誰?是媽媽 
    ?還是阿毅?
 
    「我也不知道……總之她醒來之後,我就偷偷試探她,沒想到她把 
    我們每一次做愛體驗都記得清清楚楚……那你覺得剛才……她會吃誰的 
    醋?」
 
    媽媽說到這時,竟使壞地把圍巾故意拉了一下,讓兩顆沒穿內衣的 
    三十六吋巨乳從乳溝間跳了出來,模樣簡直性感呆了。
 
    「媽……媽媽……」
 
    我的眼睛不由得又看痴了,媽媽其實一直都是個大美人,尤其擔任 
    公司裡的公關主管,身材與臉蛋都保持不錯狀態,三十六歲年紀看起來 
    卻連三十都還不到,反倒是跟沒保養的父親站一起時,兩人感覺就像父 
    女一樣。
 
    而且媽媽一向習慣穿著打扮很體面,那端莊的形象一旦變成了性感 
    ……甚至淫亂時,對於我而言不遞是像毒藥般的致命吸引力。 
    「呵呵,你真該照照鏡子看自己眼睛有多好色,妮妮怎會瞧不出來 
    ?」
 
    「有嗎?啊啊……」就在我回答之時,美麗的母親已經蹲在我腳下 
    ,主動張開粉紅色的小嘴,溫柔地含著我那翹起的硬肉棒。
 
    「啊啊……你越來越厲害……」
 
    幾乎在媽媽接觸到肉棒的同一時間,我竟能夠清楚感覺到毅的存在 
    ,她的習慣、口氣與動作,儘管從妮妮變成了媽媽,但卻仍然如此熟悉 
    。
 
    「嗯……嗯吮……吮吮……吮……吮……」
 
    可是,每當看著那張讓我分不清真假的母親臉蛋時,我的心跳仍舊 
    會急促到快要讓我無法呼吸。
 
    「毅……我……我們之後會變成什麼樣?」
 
    「嗯……哈……反正……以後不用再擔心被你媽媽發現秘密了,因 
    為……她現在正在幫你口交呢……嗯嗯……」
 
    「唔……啊啊啊……這……這樣好嗎?」
 
    我的身體多少產生著抗拒,雖然一整個早上已經做過很多次,但我 
    的內心裡,實在對於跟母親做愛仍有著莫名排斥感。
 
    「嗯嗯……你真掃興……不如你以後就不要叫媽媽了……以後…… 
    就叫我秀秀或許會更自在些……吮嗯……」
 
    附身在母親體內的那個靈魂,看出了我心裡的猶豫與恐懼。
 
    「秀……秀秀。」的確,這個家除了父親以外,還沒有人這麼樣親 
    密地稱呼過母親的小名。
 
    「嗯,幫我把裙子拉起來吧。」很快的母親又把身體轉了過去,將 
    屁股高高地對準我。
 
    「這……這是……」
 
    才一掀開,沒想到赤裸裸裡面什麼也沒穿,而且私處上竟溼淋淋地 
    變得黏呼呼了。
 
    「哈……你媽媽……不,是秀秀身體……好敏感……你睡覺的時候 
    ……人家想用手解決……結果越弄越癢……啊啊……等……等不急了… 
    …」
 
    沒想到秀秀竟把自己的屁股湊在我臉上,彷彿恨不得要我好好幫他 
    舔一樣。
 
    我已經知道他的意思,抓著屁股,舌頭忍不住失控地舔弄那生下我 
    的地方……
 
    「啊啊……舔我……舔我……啊啊啊……」
 
    阿毅的直接,正催促我更加肆無忌憚地舔弄母親的下體,而他不管 
    我怎麼摳哇、怎麼玩弄,似乎就只會變得更興奮,更急切,淫媚的嬌態 
    完全超出了我對母親遐想過的模樣。
 
    「啊……好厲害……舔那……快插進去!幹我!幹我!啊啊啊!啊 
    啊……」
 
    「啊啊……你變得……好不一樣……毅……」
 
    「啊哈!叫……叫我秀秀……啊啊……幹我!啊哈!啊啊啊!」 
    最終,我的肉棒又再一次深深地沒入母親陰道裡,彷彿要把所有精 
    液都射進子宮一樣,拼命地洩個不停。
 
    「呼呼……呼……」
 
    接著我們倆靠在冰涼的地板上,相擁地接吻,享受發洩過後的甜蜜 
    餘溫,互相愛撫著對方,彷彿,像結婚很久的夫妻一樣自然。 
    是的,這些事情很自然就發生著,每天、每夜……都是一直這樣的 
    持續著。
 
    「呼……呼……我感覺……腦子好亂……毅,我們最後會變成怎樣 
    ?」
 
    「沒事的……讓妮妮聽見也沒關係的,我會想辦法說服她,說不定 
    ……晚上就可以三人一起試試……」
 
    秀秀在我肉棒輕輕地吻了一下,彷彿疼惜著它射過很多次一樣,珍 
    惜小心地輕柔著,並把半乾漬的精液都擦拭乾淨.
 
    「你越來越棒了,但……但是……」
 
    「嗯?」
 
    「我的意思……你到底是……男生……還是女……」我吞吞吐吐地 
    說著,不過這些話,果真讓她臉色立刻紅潤了起來。
 
    「幹嘛要說這些……都做過兩、三個月了……」這個問題,彷彿連 
    她自己都沒想清楚過,或許是再也不想去思考它吧。
 
    「對……對不起,我不該問這些的……毅……」
 
    「嗯……好吧,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哈。」秀秀成熟美麗的臉 
    蛋上,卻露出一抹未曾見過的俏皮模樣。
 
    「有時候我也在想……應該都有吧,有男生的部份呢……也有女生 
    的。」
 
    「男生呢……就是特別想做愛!也很喜歡做,有時……還會偷偷想 
    著不同人做是什麼滋味……」
 
    「真……真的嗎?」我的心理突然非常失落地莫名感到難過. 
    「嗯……真的。」
 
    「原來你跟我做的時候,是男生啊?」
 
    「哎啊!也不是這樣啦,我曾經是個男生,你又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所以我不喜歡隱瞞地直接告訴你我的想法……」
 
    「嗯……」
 
    的確,阿毅還是男生的時候就很花心,而且還曾偷偷劈腿安安跟別 
    人交往,不過似乎還只是約會、親嘴而已,因為聽來聽去他口中始終只 
    有跟安安發生過肉體關係.
 
    「女生的部份呢……我以前沒有想過,就是做的時候……會覺得… 
    …很喜歡、很喜歡、很喜歡對方的感覺……」
 
    「哦,有多喜歡?」我不住問道,因為阿毅想的跟我心裡面答案十 
    分接近。
 
    「哎啊……很丟臉耶……就是……我不說了啦……」
 
    沒想到阿毅竟然會用母親的這張臉,露出無比嬌羞的興奮模樣。 
    「笨蛋軒!那你問我……你自己呢?」
 
    「還用說……當然是……男生啊。」
 
    「不,你個性超級內向的,一定是女生沒錯!」
 
    「別鬧了……」
 
    「有什麼關係?嘻嘻,我雖然在女生體內,可是我喜歡當男生,軒 
    身體是男生,但其實你是女的……」
 
    「那……我們現在變成什麼關係了?」我害怕的問道,心理頭其實 
    最想弄清楚的……是個沒答案的疑問句。
 
    「還用說嗎?當然是最好的朋友啊!」
 
    「是……是嗎?」
 
    「你在難過嗎?軒……」阿毅突然用母親那雙杏眼,骨碌碌地看著 
    我笑道。
 
    「哪……哪有!」
 
    「如果,我跟別的男生做愛的話,你會感到生氣或是難過嗎?」從 
    來沒想過這樣的問題,居然會由最要好的朋友口中質問我。
 
    「我……」
 
    我思考了很久,嘴巴乾乾地什麼也說不上來,直看著母親秀秀的模 
    樣,心一橫就脫口而出。
 
    「我應該只會有點小難過吧,畢竟一起做愛真的很舒服……不過我 
    們既不是男女關係,你又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突然,我彷彿不敢繼續再說下去,秀秀的表情一下冷、一下熱,看 
    了我一眼,似乎沒想到我會這樣回答,就好像要生氣又氣不出來,然後 
    噗吱一聲笑了起來。
 
    「是啊!你這笨蛋……我現在可是你媽呢,要是你爸爸撲過來…… 
    」
 
    「不!不會的……我會阻止它發生!」不然為何我焦急的這樣說道 
    。
 
    「哦?怎麼阻止?」
 
    「我……我……」正當我想解釋的時候,秀秀在我臉頰上輕輕地吻 
    了一下。
 
    「你真老實……軒,沒事……」
 
    「不過,如果有一天……我想跟別的男人做愛時候,你也會幫我嗎 
    ?」秀秀的手捲著我的頭髮不停玩弄,突然就這麼毫不以為意地說道。 
    「…………」
 
    「軒,我們之間是不能有秘密的。」
 
    「嗯……我……我會幫……」
 
    「這是你說的,你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喜歡誰都跟你說……」 
    「嗯。」嘴裡不知嘟囔什麼地答應著,只覺得,它似乎正出賣著 
    自己的心……
 
    第三回、黑洞
 
    自從阿毅發現了未知的新能力之後,我們之間的關係又更進一步, 
    而且,也變得更加複雜了。
 
    「呼呼……好……好舒服……」女人的嘴巴十分厲害,舔弄的技巧 
    也越來越成熟,而且美麗的胸部比起媽媽甚至是更加雄偉許多。 
    「嘻……嘉芬老師的奶子很舒服吧?」
 
    眼前替我乳交的大美人,是全校所有男學生的性幻想對象,擁有三 
    十八吋G奶的巨乳美女,嘉芬老師。
 
    當然,她現在的靈魂已經被阿毅給入替了,而且從一個多月以來, 
    是每天經常性地蹺課,跟我在頂樓陽台上瘋狂做愛。
 
    「好了,都過了一個多月了,該試試看她的記憶,把安安叫上來吧 
    。」
 
    這個試驗阿毅等了很久,直到我跟嘉芬老師每天不斷發生關係長達 
    一個多月後,才決定試試看效果如何。
 
    跟著我打了通手機把安安叫來,這陣子時間,她已成為了我的正牌 
    女友,只不過,幾乎全校阿毅有興趣的女生們,在這國三上半年裡頭, 
    幾乎都跟我發生過了性關係.
 
    「啊啊……軒……你頂的好……好厲害……那……啊啊啊啊……」 
    我們很激烈地做愛著,並且持續要讓嘉芬老師的身體儘快高潮才行。 
    阿毅要想脫離靈魂狀態,附身到別人身上,就必須等宿主高潮到快 
    暈過去時才能進行移轉,因此我們必須得算好時間.
 
    「啊啊!你……你們在幹什麼!」當安安一走到陽台,猛然瞧見我 
    跟嘉芬老師赤裸裸地黏在一起時,正想大叫,靈魂卻已經無聲無息地被 
    阿毅給取代掉了。
 
    「安安……安安!你還好吧?」
 
    看著地上昏厥過去的兩個女人,我真不知道這場實驗的最終目的是 
    為了什麼,以及它,到底能不能夠成功。
 
    「嗯……我……這是安安的身體了……」阿毅摸了摸胸部,確認一 
    下自己現在的附身對象是安安,而不是巨乳的嘉芬老師。
 
    「嗯,你不要緊了吧,看看嘉芬老師狀況. 」直等到阿毅在安安體 
    內越來越清楚之後,我跟他才興奮地等待著嘉芬老師甦醒過來。 
    不過,由於怕嘉芬老師待會很尷尬,於是阿毅還是選擇躲在樓梯口 
    等著偷聽,不想被人發現.
 
    「老師!嘉芬老師!」
 
    「嗯……這是……」
 
    「老師!老師!你不要緊吧?」在我的催促之下,嘉芬的眼睛慢慢 
    恢復光澤,大約過了十來分鐘,才回過神來跟我說話。
 
    「軒,扶我一下,我好像睡了一覺……感覺真不好受……」
 
    嘉芬老師親密地回答著,顯然她仍記得這一個多月以來,是她主動 
    找我、甚至勾引我,儘管這些意識曾經屬於阿毅的,但當他靈魂離開後 
    ,這些卻通通都會變成嘉芬老師自己一個人的甜蜜回憶。
 
    「老師,你的確是睡著了,還記得睡著前做過什麼嗎?」
 
    「我……我們又愛愛過了……」嘉芬微笑地親吻我,她喜歡這樣, 
    而且已經能非常習以為常的反射性回答。
 
    「嗯,你還記得有什麼不一樣嗎?」
 
    為了確保老師記得每一分細節,阿毅要我故意不斷質問那些難堪又 
    奇怪的問題.
 
    「是,今天是很特別的日子,因為我覺得……從今天開始,應該… 
    …讓你知道老師……老師……真正的癖好……」
 
    嘉芬老師的臉色越來越紅,不停舔著舌,好像正準備說出什麼羞恥 
    事情一樣。
 
    「哦?什麼癖好?」
 
    當然,她不會明白那些所謂丟人的想法、特殊性癖,其實絕大部分 
    是阿毅入替時所刻意產生出來的「壞念頭」,因為他想實驗這些古怪的 
    念頭,到底會不會影響到宿主最原始的認知呢。
 
    「軒……我不想說了,天啊……那真的讓人好害羞……」
 
    「老師,為什麼要感到害羞呢?我們已經如此親密……」我故意加 
    深地質問著,很快,她也發現到自己身心有什麼樣的不同了。 
    「是……我很喜歡跟軒做愛……你很帥……也有個美麗地女朋友, 
    所以……終於可以放心地讓你知道老師的性癖好……」
 
    接著老師就把手伸進一旁的公事包裡面,緩緩拿出一件阿毅買好的 
    特殊物品。
 
    「給. 」
 
    「老師……這是……」拎在我手上的,毫無意外是個紅皮帶的狗項 
    圈。
 
    「幫我套在脖子上吧……這樣……我會感到特別興奮……」
 
    嘉芬老師紅著臉,一邊居然趴在地上期待著被人給拴上狗鍊。 
    「我……」
 
    「呼呼……快……別擔心……不會弄疼我的……這只是角色扮演遊 
    戲而已……」
 
    「快點……別讓我害羞啊……啊啊……」嘉芬老師一面催促,下體 
    不停搖擺性感的美臀,一副十分飢渴的模樣。
 
    「好……好吧。」
 
    「哈……哈……我……脖子……變成母狗了……哈……哈……」 
    我聽話地把項圈給套了上去,而嘉芬老師則不停吐著舌頭,臉上表 
    情似乎太過亢奮,連下體都微微地引起一陣顫抖,彷彿已經溼淋淋地很 
    想發洩。
 
    「牽……牽我……玩我……」
 
    「老……老師,你嚇到我了……」
 
    「軒……不,主人……請玩我吧……哈……哈……」嘉芬老師主動 
    地伸出手,就好像跟主人在玩握手的母狗一樣,不停在我跟前喘息、伸 
    長舌頭,在那無比亢奮的眼睛裡,似乎正閃爍著期待很久的特殊性遊戲 
    一樣。
 
    「這……這真的太可怕了……」我的手正不停顫抖著,儘管已經猜 
    到結果,但心裡其實多少感到有些恐懼。
 
    這一切雖然都是阿毅搞出來的結果,可是平時端莊嚴肅的嘉芬老師 
    ,突然間竟變成沉迷於角色扮演中的母狗時,心裡的震撼仍然久久不能 
    消彌。
 
    阿毅告訴我,為了做這項實驗她每天逼著自己要看許許多多變態性 
    癖的影片,並逼自己不停產生出喜歡這樣的想法,越變態的影片,她就 
    越努力說服自己是真心喜歡它,一定得試試那種玩法,就這樣長達一個 
    多月下來,老師的意識變化,著實嚇得我們倆很大一跳。
 
    「哈……哈……把……把尿液射在我嘴裡吧……主人……」
 
    嘉芬帶著項圈、主動彎著兩隻手,高跪著……猶如最性感的牧羊犬 
    ……晃動著裸露而美麗的超級巨乳,伸著舌頭渴求著。
 
    「我的天……我們竟然會對老師做這種事……」
 
    我的理智似乎又開始快速地崩壞了,雖然知道阿毅對老師做了過分 
    的實驗,但當自己也身在其中時,其實早已經無法抽離開,什麼是正常 
    、什麼叫異常的行徑了。
 
    「哈……謝謝……謝謝!哈……啊哈……」
 
    我的身體瘋狂地排射尿液,照著老師的要求把尿射在她嘴裡,可當 
    我完成了每一項變態指示之後,心裡頭卻怎麼激也激不起任何一絲過癮 
    感覺.
 
    好像……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心裡就變得越來越空虛,有個怎麼 
    填也無法填滿的黑洞……正不停地擴張著。
 
    第四回、分手
 
    「軒……求求你……不要不理我……嗚嗚……」
 
    「軒,為什麼不接我電話!我等你一整天了……嗚嗚……」安安的 
    哭聲中淒慘地帶著幾分怨恨。
 
    「主人……再來吧……不要丟下我……」
 
    「學長……啊啊啊……跟我玩……啊啊………」許許多多的女人, 
    不同身體的女人,這一切……我都已經完全認不出來誰是誰了。 
    「軒!快點開門!你要再不理我,我就是找別的男人了!」現在, 
    我唯一還認得出來的聲音,竟然只有阿毅一個人而已。
 
    「走開!我受不了了!走開!」
 
    「快開門啊!你真的不肯理我了嗎……」
 
    終於,我再也受不了的逃離這一切,不是為了身體超額的巨量負擔 
    ,而是心裡,我的心……我再也承受不了這樣每天跟不同女人瘋狂的性 
    愛遊戲了。
 
    沒有人能了解我……
 
    女人的身體,再一次又一次的做愛中,彷彿慢慢地對我失去了意義 
    ,原本不同的女生的確帶給我很大刺激,但漸漸我發覺自己最喜歡的… 
    …居然只有阿毅……
 
    這種感覺……竟然讓我非常無助與懊惱。
 
    跟著那些被她入替過的女人,開始一個一個主動地糾纏我,只要阿 
    毅沒在那具身體裡面,心理就會莫名空虛,做完之後甚至會莫名地感到 
    憤怒與不解。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做愛的舒服……突然都不見了,剩下的,只 
    覺得心裡變得很酸、很苦,沒有人可以救得了我。
 
    就這樣終於有一天,情緒完全的爆發出來了。
 
    「軒……你不要走……軒!」
 
    我關掉手機,關上房門,鎖著自己,慌亂已經不足以表達自己內心 
    裡破碎掉的黑洞了。
 
    「軒!軒!你真的想跟我分手嗎!快開門啊!」
 
    門外不停地喧鬧著,我甚至已經聽不出來,叫喊的女生是誰,現在 
    的阿毅又是用誰身體跟我說話。
 
    「嗚嗚……快開門啊!嗚……」
 
    我已經躲著他整整三天,終於,她也耐不了地瘋狂對著我咆嘯. 
    「嗚嗚……你丟下我!軒!你會後悔的!你一定會後悔的!」 
    門裡面,我的知覺彷彿早已經麻痺不堪,淚水從眼角滑到了眼眶外 
    ,不覺把枕頭都給弄溼了。
 
    結束了,終於要結束了嗎……我的心裡不斷的恨自己,為何我喜歡 
    的……不是這些女人的美麗外表,而是裡面的那個人……
 
    她……應該永遠都不會了解我的痛苦吧……
 
    也許,這是老天開的一個大玩笑,如果阿毅能跟我角色互換的話, 
    那他應該會非常享受才對,也不會為了這種事,精神上的潔癖……難過 
    到無法負荷。
 
    也不知暈睡了有多久,等我醒過來時,媽媽已經悄悄地坐在我床邊 
    ,輕輕地撫摸我額頭.
 
    「嗚……媽媽……」
 
    「你今天哭了很久,也累慘了吧,媽媽在樓下都聽到了。」
 
    「你喜歡那個女孩子嗎?」
 
    「嗚嗚……我……我失戀了……啊喝!嗚嗚!」我一頭窩進媽媽的 
    懷裡面,儘管先前已經哭了很久,但情緒仍舊一發不可收拾地又在母親 
    面前不停哭泣。
 
    「嗚嗚……媽……嗚……嗚……」
 
    「沒關係,我的兒子……終於也到了談戀愛的年紀……」媽媽抱著 
    我什麼也沒說,耳朵只是聆聽著,不發一語,很溫柔……就像水一樣地 
    溫柔。
 
    「嗚嗚……我再也不要喜歡女生了……我的心裡好難受……但她永 
    遠都不會明白……」
 
    「不……她會明白的,只是現在還不明白而已……」媽媽一面開導 
    著,但這些話語根本進不了我的腦袋裡.
 
    後來,我跟媽媽就這樣緊緊地擁抱著,也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我 
    緩緩地退去媽媽的上衣,懷念地貼在那對溫暖的乳房上,這雖讓她感到 
    有些意外,但並沒有阻止。
 
    「沒關係……如果軒想做的話……」我發現媽媽的臉頰有著很好看 
    地一抹紅暈,再度輕輕地吻著我額頭,緊緊抱著我,享受躺在被窩裡的 
    甜蜜餘溫。
 
    「媽……我愛妳……」也許,是阿毅曾經的記憶還深刻地印在母親 
    腦海裡,媽媽很小心地指引我,很溫柔地想抹平我身上的傷口…… 
    那一年裡,我國三生捱,已經剩不到幾個月就將畢業了。
 
    跟阿毅分手之後,他竟再也沒有出現過,而我也拒絕了所有女生的 
    邀約,甚至連嘉芬老師也避而遠之。
 
    原本以為可以重新振作好好努力的,但事實仍舊是那麼殘酷,那年 
    的我落榜了……
 
    「軒……你真的不再好好考慮一下嗎?」
 
    母親露出難過的表情看著我,因為我選了一間風評十分糟糕的學校 
    就讀,根本不需考試,而我曾經是個老師口中優秀學生,也許,這正是 
    對於自己國三那段荒淫的過去,最自虐的一種自我懲罰吧。
 
    最終,我毅然決定這樣的結果,媽媽也就不再多說什麼,現在令她 
    煩惱不已的,還不只我一個人而已,妹妹的問題才更叫她憂心忡忡。 
    妮妮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在外面交了一個男朋友,而且年紀 
    還比她大很多,每次總在我面前故意講電話講的很大聲,甚至還會故意 
    摔些東西引起我的注意。
 
    可是,她討厭我……不再跟我說話,我不明白,為什麼女生的醋意 
    會變得如此可怕,可怕到我根本無法承受。
 
    「妮妮……」
 
    「走開!我很忙!」砰一聲,當我想跟妮妮好好說話時,她根本頭 
    也不回地躲回房間裡去。
 
    「總有一天,我一定要早點離開這個家!」房間裡,叛逆期的妮妮 
    仍舊火氣難消地大聲叫道。
 
    「已經一年多了,怎麼還是這樣……」媽媽無奈地看著我說道。 
    我沒辦法替妮妮做些什麼,因為我的心甚至還無法平靜下來好好跟 
    她說,現在除了媽媽以外,我已經沒辦法再跟任何女人做愛了。 
    時間,很快一天一天平靜地過去了。
 
    來到這所惡名昭彰的校園後,我已經習慣讓自己什麼都不要想、什 
    麼都不要聽,專心的學習,只有努力用功考上好大學,才是對溫柔的媽 
    媽最好地回報。
 
    然而,這學校的問題學生卻遠遠超出我的想像,上課丟東西、打電 
    動、吃便當的事兒簡直像稀疏平常一樣,連老師被人毆打的事件,也時 
    有所聞。
 
    「你,一年級的何語軒……嘿嘿,真長得滿帥的,見到學姊都不會 
    叫嗎?」
 
    幾名頭染金髮的太妹學姊,突然攔住樓梯口不准我離開,班上的同 
    學竟然都只敢從教室內偷瞧,絲毫也沒有人敢得罪她們地等著看好戲。 
    「學……學姊,有什麼事嗎?」
 
    「你還是處男吧……嘻嘻。」一名臉上濃妝艷抹的學姊,把嘴湊在 
    我耳邊小聲地問道,冷不妨還把舌頭伸進去地舔了一下。
 
    「啊!妳幹什麼?」
 
    「嘻嘻,這叫看得起你,何語軒,你要是得罪了我們……該知道在 
    學校裡是會生不如死的。」
 
    「怎麼樣?想不想當我的小男友?」這時候,像似帶頭的一名太妹 
    ,居然就當著走廊所有學生面前,肆無忌憚地說出來。
 
    「嘿,我大姊都這樣問你了,還不趕快磕頭謝恩……你是傻了嗎? 
    」這時,方才那名舔我的學姊,見我毫無反應時,竟給我了一耳光地羞 
    辱道。
 
    「不……不要。」
 
    「你說什麼?」帶頭的太妹有些意外,卻又似乎不意外地笑了起來 
    ,表情說不出地詭異。
 
    「對不起,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當我說出這話的時候,其實連我自己都很意外,為何可以這麼堅定 
    地說出這種話來。
 
    而那站我旁邊的風騷學姊,原本還要給我一巴掌,卻被帶頭太妹給 
    攔住了,也不再多說什麼,一群人就這樣莫名其妙地又離開了。 
    從那天開始,我可以明顯發覺這些太妹們在監視我,不曉得為了什 
    麼目的,但這讓我感到十分的不舒服與受威脅.
 
    終於有一天,那名風騷學姊又找上了我,並且威脅我下午放學後一 
    定要來三樓的教具室,否則不會放我甘休。
 
    在沒有選擇的餘地下,我也只好依約照做,畢竟在這學校裡,要想 
    跟老師報告這種事,是一點幫助也沒有。
 
    「啊啊!妳……妳們想幹什麼?」才一進教具室,我的雙手便立刻 
    被兩名學姊給綁了起來。
 
    「嘻嘻,沒什麼,只是要你乖一點聽話,待會有你喜歡的。」 
    接著,這些女生在確定我無法掙脫之後,竟一個一個地接連離開, 
    直到過了將近三十分鐘左右,天色都暗下來了,門才再度打開. 
    看不到的背後,似乎是一名女子拎著條狗似地,發出鐺鐺拖行地聲 
    響緩緩走來。
 
    「啊啊……你是誰?是……是阿毅嗎?」突然,我有種莫名衝動地 
    叫出阿毅的名字來。
 
    「你希望我是誰?」背後的女生冷冷說.
 
    「阿毅……你是阿毅!」
 
    「不……他已經死了,很早就死了……你不是很早以前就知道嗎? 
    」<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9-26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