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成人笑话  »  老婆拍戏变真做
老婆拍戏变真做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在线 亚洲av 欧美av av电影 日本av av视频 成人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我老婆Linda是一个充满幻想的女演员,然而,她在拍摄一场床上戏的时候,Linda做梦也没有想到,她竟然假戏真做的,在众目睽睽之下,跟男演员发生了性关係。

Linda是一名普通的女演员,毕业于一所不知名的戏剧院校。然而,现实却是如此的残酷,Linda毕业两年多来,不论Linda怎幺努力,都无法在电影或是话剧中扮演一个角色,哪怕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半年前,心灰意冷的Linda凭藉着娇好的容貌,嫁给了一位比她大十多岁的房地产大亨,也就是本人。Linda跟我结婚以后,为了继续寻求成为一名演员的梦想,于是,Linda和我来到了北京市,我为Linda在当地买了一处住房,而我也将事业慢慢转移到北京来做。
我知道Linda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女演员,所以,我利用我的社会关係,把Linda介绍给各个剧组和导演,这为Linda省了不少力气。说实话,此时的Linda已经不为钱而拍戏,Linda只想在一齣戏中扮演一回女主角,实现她的梦想,她要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她要向别人证明,她才是当今最优秀的女演员,这比赚钱还重要。
一个多月来,Linda不停地穿梭于各个剧组,不停地参加各种面试,然而,绝大多数都石沉大海,杳无音信。偶尔,也有几家剧组找Linda试镜头,结果正如Linda预料的那样,不是被否决,就是不了了之。

Linda经过一番努力后,终于有一家剧组愿意录用Linda了,不过,Linda还要接受导演的複试。这家剧组正在拍摄一部爱情情景剧,剧情很老套,内容也很简单。大概的情节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艺术家刚刚从外地回家,就準备出国去发展了,临行前的一夜,他跟年轻美貌的妻子恋恋不捨,依依惜别。这齣爱情情景剧着重描述时尚家庭所面临的烦恼,就是爱与性。
这家剧组希望寻找到一位满意的女主角,就是艺术家的妻子。他们希望这位妻子年轻美貌,毕业于正规的艺术院校,有婚姻的经历,了解婚姻中的烦恼,懂得如何表演夫妻间做爱的感受,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根据剧情的需要,在戏中有一些裸露的床上戏。这些条件,Linda本人都具备,Linda知道,她的机会终于来了,Linda不想放弃这次机会,她不论付出多幺大的代价,哪怕是拍裸露的床上戏,她都要努力争取,毕竟,Linda等待这一天已经太久了。然而,Linda做梦也没想到,这不是一出简单的裸露床上戏,Linda拍摄的是一出赤裸的,难以启齿的三级片。
面试的前一天,Linda兴奋得一整夜无法入睡,Linda感觉就像在梦中飘游。整整一个晚上,我一直陪伴在Linda的身边,我为Linda而感到高兴,我希望Linda能把握住这次难得的机会,那一夜,我俩不停地聊天,尽情地做爱。
面试的那一天,Linda起了一个大早,当Linda急匆匆地赶到剧组的时候,已经有五位漂亮的女孩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正在等待导演的面试了。Linda知道,这些人都是她的竞争对手,Linda静静地坐在长椅上,时不时地偷偷瞟两眼身边的几位女孩,她们个个都是可爱动人,漂亮得光彩照人。
面试安排在上午九点钟进行,Linda前面的几个女孩儿被陆陆续续地叫进屋子里面试,有的女孩只谈了不到五分钟,就匆匆地离开了屋子,Linda凭藉经验知道,她们没戏了。而其中有一二位女孩儿,面试的时间足足多分钟,这让Linda紧张得不得了,Linda生怕自己再次失去这宝贵的机会。

Linda是最后一个被叫进屋子里面试的,Linda一进屋,就有一位工作人员递给Linda一本剧本,Linda简单地看了两眼,然后静静地坐在椅子里等待导演的提问。Linda的对面有一张桌子,桌子后面坐着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Linda猜想,也许他就是导演吧,他的身边坐着两位助手。过了一会儿,那个导演模样的男人,慢条斯理地问Linda是否愿意把头髮染成深红色,他解释说,这是根据剧情的需要。Linda不加思索地爽快答应了他的要求。
紧接着,那位导演问Linda是否愿意拍上身裸露的戏,他向Linda解释说,这是一出夫妻离别的戏,所以,根据剧情需要,要求拍摄丈夫和妻子躺在床上做爱。那位导演一再向Linda解释说,儘管她裸露上身,可是,她的后背面对观众,而且,摄影机也只拍摄她微微露出来的乳房。当她的胸部面对观众和摄影机的时候,拍摄现场的灯光会昏暗下来,所以,即便是她赤裸上身,也只能让观众看到她的模糊的乳房轮廓。
说实话,Linda根本不在乎拍摄裸露身体的戏,于是,Linda爽快地答应了导演的要求。Linda告诉导演,她是一位已婚的女人,不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她完全可以接受拍摄裸露身体的戏。
那位导演一再向Linda表示,她只是微微地露出上半身的肉体,他为了表明诚意,他甚至允许她老公在拍摄现场监视,整个床上戏的拍摄过程。

Linda一想这样可以的,有老公在身边帮她出谋划策,拍摄肯定没问题。

Linda的面试将近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他们告诉Linda,让Linda回家等候消息。不过,Linda有一种自信的感觉,这个角色非她莫属。Linda一走出剧组,就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似的,风一样的跑回了家。然而,Linda一回到家,一片挥之不去的乌云就笼罩在Linda的心头,儘管Linda有七分把握,可是Linda依然担心会失去这次机会,Linda在忐忑不安地思前想后。Linda的脑子里想像着那些跟她竞争的几位女孩儿,那些女孩面试时间都没有Linda长,有的不到五分钟就离开了,而只有Linda的面试时间长达一个多小时,很显然,导演是看中Linda了。
晚上,我一直陪伴Linda,我们俩早早地就上床了,我俩一边聊天,一边尽情地做爱,Linda并不是想获得性满足,而是想竭力摆脱紧张的心情。我紧紧地拢住Linda赤裸的身体,Linda一五一十地告诉我,导演要求Linda拍摄裸露的床上戏的事情,我安慰Linda说,几乎所有的女演员,在成名之前都拍摄过裸露的床上戏,况且,那并不是真的裸露肉体,而仅仅是表演而已。

大约晚上十一点钟,正当Linda準备睡觉的时候,电话铃响了,Linda紧张得一把抓起电话,电话里传来了那位导演的声音,他通知Linda说,她被录用了,明天就到剧组去报到,準备排练和拍摄这齣情景剧。这一夜,Linda高兴得一宿没睡觉,Linda央求我,拼命地跟她做爱,Linda的脑子里不停地胡思乱想。
第二天,Linda和我早早地来到了剧组,一进门,助理导演就交给了Linda一本剧本和一张拍摄计划表,其实,今天根本没有拍摄任务,而是导演组织剧组的工作人员布置摄影棚,那位导演告诉Linda,让Linda先回家跟丈夫一起认真研究剧本。
一回到家,Linda就认真地通读一遍整部剧本,并且认真琢磨Linda的表演内容和台词,然而,我直截了当地翻到了裸露的床上戏内容,并认真地研究起剧本来。我端着剧本将裸露的床上戏的内容,一字一句地读给Linda听。末了,我觉得这齣戏裸露的镜头实在不少,我认为这齣戏更像色情电影,儘管,色情的程度虽然达不到四级片的程度,可是,至少可以算得上三级片。

Linda跟我很认真的讨论起剧本来,我俩琢磨该如何表演裸露的床上戏。其实,这齣戏的第一组镜头并没有任何裸露的内容,Linda跟剧中的男主角一句句地说台词,其中夹杂着三个亲吻动作(哈哈!是我帮Linda统计的亲吻次数。直到第二组镜头才出现裸露的镜头,根据剧本的描述,Linda脱掉上身的衣服,赤裸着乳房走进卧室,然后躺在床上等待跟剧中的男主角做爱。Linda注意到,剧本的下面用一行粗大的黑体字标注着:模拟做爱,在被单下面表演。)
在第三组镜头里,Linda的裸露戏比较多。情景剧的剧情大意是:早晨,Linda跟男主角渐渐地从睡梦中醒来,他们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静静地躺在床上。这时候,Linda从床上爬起跨骑在男主角的大腿根部上,跟他尽情地做爱,根据剧情需要,Linda必须赤裸上身,不过,Linda的赤裸的后背面对观众和摄影机镜头,Linda的乳房的轮廓完全露出来,而Linda的乳头微微可见。剧本的下面又标注着一行粗体字:模拟做爱,被单围在女主角的腰间,遮住下身。。剧中的男主角咏涛(就是跟Linda演对手戏的那位演员)仰面躺在被单下面,模拟跟Linda做爱,Linda的脸上露出做爱时特有的亢奋表情。
我一边看剧本一边喃喃自语地说,“真难以置信,这齣情景剧里竟然有这幺多色情的表演!”

Linda依偎在我的怀里,抬起头不高兴地瞥了我一眼说,“只有你们男人才这幺想,我觉得,剧中的男主角很像你,你不是每天早上醒来后,都迫不及待地想跟我做爱吗?有的时候,我还要给你口交,吸吮你的大龟头,你才肯罢休,不是吗?”
“是的,你说的没有错。但是,那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隐私,可是现在,这齣情景剧却要把男女之间最赤裸裸的东西搬上银幕。”我回了一句。
“这就是表演艺术的关键,作为演员的我,就是要把夫妻之间做爱的场面真实地再现出来,一位优秀的演员,应该把模拟做爱表演得跟真的似的,让那些结过婚的女人,误以为,我真的是在跟男主角做爱,只有这样,我的表演才能算是成功。”Linda不客气的回答。
夜已经很深了,Linda躺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睡。Linda在学校唸书的时候,从来没有学过如何表演床上戏,说实话,Linda不知道该如何表演,才能让观众认为她真的是在跟男主角做爱,儘管所有的观众都知道他们是在假装做爱。一想到这些,Linda一骨碌从床上爬起,翻出来从前的表演课本,认真地研究起来。

Linda甚至观看了两盘生活片光碟,认真琢磨其中的女演员的表演,儘管她都明白,影片中的女演员是真实的跟男人做爱,而且是一种赤裸裸的做爱,不过,Linda觉得她们的表演都非常到位。

Linda的首场排练安排在早上八点,第二天,Linda早早地就来到了剧组,根据导演的安排,她们几个演员要进行为期三週的排练,认真听取导演的讲解,研究每一组镜头,然后才进入真正的拍摄阶段。排练第一天,她们跟导演一起反反覆复通读了几遍剧本,因为Linda和咏涛是情景剧中的男女主角,所以,导演单独把他们叫出来,指导他俩逐字逐句阅读剧本。

Linda跟咏涛你一句我一句的对台词,导演梁发就坐在Linda的身边,一边看剧本,一边抬起头认真地审视他们俩的表演,他不时地还插话纠正Linda的错误。咏涛虽然没有多少名气,可是他已经出演过部电影和电视剧了,在他们这个圈子里,他虽然算不上名演员,也算得上是老手了,所以,他念起台词来驾轻就熟。而Linda却睏难得多,说起来很遗憾,Linda从来没有表演过电影和电视剧,Linda只是在大学里表演话剧,Linda刚开始念起台词来,难免结结巴巴,错误不断,好在导演梁发很耐心,他一句一句的纠正Linda的错误,这让Linda感到很舒心。

Linda手里端着剧本,一句一句的念台词,当Linda念到,噢,亲爱的,你回来了!这时候,导演梁发从椅子上站起来,他指导Linda表演说,Linda,你从厨房里跑出来,扑到咏涛的怀里,你们俩尽情地亲吻,然后,咏涛身子向后一撤说……这时候,咏涛接过话来念台词,噢,亲爱的,我太想你了,我日夜都在思念你。 …………,一整天,Linda跟咏涛就这幺一句一句地对台词,导演梁发不断地纠正他们的表演,愉快的一天就这幺度过了。
晚上,回到家里,我关切地问Linda一天的经历,Linda愉快地把一天的所见所闻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我,我为Linda能够迅速融入剧组而感到高兴。Linda告诉我,导演梁发人很好,他耐心地手拉手教她如何表演,他们一整天都在熟悉台词。根据安排,明天上午,他们要到摄影棚内熟悉场景,下午,他们要排练第一组镜头,其中有大量的台词对白。晚上,他们準备排练第二组镜头,由于戏中有裸露的镜头,所以,导演梁发建议他们在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排练,以免引来闲杂人员的偷窥。我听到Linda明天晚上要拍裸露的戏,我决定到摄影棚陪伴Linda。起初,Linda不同意,Linda觉得,在老公的面前,在大庭广众之下裸露肉体感到很尴尬,后来,我一再坚持,Linda只好让步了。
第二天一整天,他们按部就班地排练,到了晚上,他们準备拍摄裸露的床上戏,这时候,导演梁发叫住Linda问道,“Linda,你以前拍过床上戏吗?”Linda摇摇头说,“导演,我从来没有拍过,我在学校的时候,老师从来没有教过我们如何拍床上戏!”说完,Linda噗哧一声笑了起来。
“那好吧!我来教你。Linda,你先放下手中的剧本,我给你做示範,如何在被单下面表演做爱,我们要让观众觉得你跟咏涛真的是在做爱,儘管,他们都知道那仅仅是表演而已,……”梁发停顿了片刻,他瞥了一眼站在远处观看的我继续说,“你丈夫也来看你的表演了,这很好,我要让他看到什幺是杰出的表演,你要把床上戏演得栩栩如生,让他领教一下你的演技。”Linda红着脸害羞地瞥了一眼我。
这时,Linda走到我的身边,示意我坐到台下观众席上观看她的表演。然后,Linda重新回到舞台上,仰面躺在事先已经布置好的双人床上。导演梁发坐在床边,他示意Linda蜷起膝盖,用力分开双腿。他认真地给Linda讲戏说,“你的膝盖一定要蜷起来撑起被单,这一点非常重要,只有这样,当咏涛趴在你身上跟你做爱的时候,他的臀部一起一伏模拟跟你做爱,被单才不至于滑落下来,这是表演的关键。”

Linda按照导演梁发的指导认真的表演了一遍,然后,梁发命令咏涛趴在Linda的大腿根部上,按照导演的要求表演跟Linda做爱,正当咏涛準备把被单盖在他们身上的时候,导演梁发赶紧拦住他们说,“不!不!你们俩先不要盖住被单,我要看看你们俩的做爱动作是否到位,观众不是傻瓜,你们俩一定要表演得跟真的做爱似的。现在,咏涛,你趴在Linda的身上,你的小肚子顶在Linda的大腿根部上。”

说完,梁发伸出手抚摸着Linda的大腿根部继续说,“咏涛,在表演的时候,你的小肚子一定要紧紧地贴在Linda的大腿根部上,然后再抬起臀部,你的大腿根部一起一伏的,让观众以为你们是在真的插入拔出。最后,你应该抬起Linda的一条大腿,搭在你的肩膀上,然后用力分开Linda的另一条大腿,你将大腿根部紧紧的贴在Linda的大腿根部上,作出深深插入Linda下身的姿势。此时,Linda,你要快乐地尖叫,作出亢奋的表情,让观众以为你们俩是在真的做爱。这是本戏的关键,你们俩明白了吗?”

Linda听到导演的话,不禁大吃一惊,她的整个身子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Linda不敢相信,她竟然会表演如此下流动作,好在,咏涛是一位温文尔雅的帅气小伙子,这多少打消了Linda的一些顾虑。这时候,Linda扭头瞥了一眼坐在台下的我,我正伸长脖子贪婪的注视着Linda的表演,就像一只小鸟盯住食物似的,看到自己的老婆在台上表演裸戏,心里特别兴奋和刺激。Linda和咏涛按照导演梁发的要求,一遍一遍的表演做爱的动作,Linda头一次让一个陌生男人接触她的大腿根部,儘管隔着一条厚厚的牛仔裤,可是Linda的女性生殖器还是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不知不觉中,Linda的性冲动被激起来,然而,不论Linda和咏涛怎幺努力,都无法达到导演的要求,他希望他们俩做爱时兴奋得大声尖叫,他还拿过剧本给他们看,上面用粗体字写着:男主角趴在女主角的身上,疯狂的做爱,两个人情不自禁地大声尖叫。最后,Linda和咏涛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达到了导演的要求,此时,他们俩的嗓子喊得都快冒烟儿。
第二天,Linda和咏涛继续排练做爱的动作,然而,Linda做梦也没想到,她的性慾真的被激起来了,也许是因为厚厚的牛仔裤,不断摩擦Linda的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的缘故,Linda感觉到一股淫液正在缓缓的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来,润湿了她的内裤,Linda赶紧躲到卫生间里,脱掉内裤,在大腿根部上垫上了厚厚的卫生巾,Linda不想让咏涛发现她的性冲动已经被激起了。Linda重新回到床上,跟咏涛一遍一遍的表演做爱的姿势。最后,他们的表演终于达到了导演的要求。然而,导演对他们的台词依然不满意,他让他们俩反复大声地念台词,甚至让他们俩用露骨的语言互相挑逗。
晚上,Linda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她的心里充满了一股怒火,Linda一进屋就跟我大吵了一架。然而,我却很体贴Linda,我耐心地安慰Linda。我紧紧地搂住Linda说,一位女演员要想成名的话,就必须得过床上戏这一关。我答应Linda,只要我一有空,就到现场看她拍戏,这让Linda多少感到一丝安慰,Linda向我保证,她会演好床上戏的,她知道,这仅仅是表演而矣,她没有告诉我,在演戏的时候,她的性慾被激起来了,她的淫液甚至从阴道里流出来了。夜晚,Linda跟我尽情地做爱,然而,不知道为什幺,Linda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咏涛的身影,也许Linda演戏太投入了,说实话,咏涛真的是一位很可爱的大男人。
第二天,Linda準时来到摄影棚,Linda连剧本看也没看就直接爬上了床,经过两天的排练,Linda已经将台词背得滚瓜烂熟,咏涛也是如此。上午,Linda和咏涛穿着衣服趴在床上,又表演了一遍做爱的动作,这一回,导演梁发终于满意了。午饭的时候,他凑到Linda和咏涛的身边小声说,“下午,你们俩要脱衣服,真实的表演做爱动作。”
到了下午,导演梁发郑重的向他们宣布:“Linda和咏涛,今天下午,你们要拍裸露的床上戏,请你们俩认真听我说戏。”梁发停顿了片刻,他用眼睛扫了一遍Linda和咏涛继续说,“首先,当听到敲门声的时候,Linda,你从厨房里跑出来,你们俩在客厅里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尽情地亲吻。然后,Linda和咏涛手拉手走进卧室,一边走,一边脱掉身上的衣服。Linda,请你注意,当你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一定要脱掉胸围露出乳房,当你走到床边的时候,一定要迅速脱掉内裤钻进被窝里,整个表演过程要背对着观众和摄影机镜头,你听清楚了吗?”接着,导演梁发转过身对咏涛说,“咏涛,你跟随Linda走进卧室里的时候,一边走一边脱光身上所有的衣服,当你走到床边,掀开被单的一剎那,一定要让观众和摄影机清楚地看到你的大屌,以及隐约看见Linda赤裸的身体,要让观众明白,Linda已经脱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等待跟你做爱。当你爬上床趴在Linda身上的时候,你们俩要尽情地亲吻,然后疯狂地做爱。你们俩听清楚了吗?好吧,开始行动吧!”

Linda听到导演梁发的话,脸上直冒虚汗,她的心紧张得怦怦狂跳,她长这幺大还从来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脱光身上的衣服,全身赤裸的和另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紧紧地贴在一起,这种感觉让Linda紧张而尴尬,她的身子不停地微微颤动。
导演梁发讲述完后,他命令所有闲杂人员离开拍摄现场,只留下摄影师和副导演,然后,导演命令Linda和咏涛开始表演。可是,Linda根本没有听到导演的命令,Linda依然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动,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导演命令第二遍,Linda才反应过来。于是,Linda和咏涛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互相亲吻,Linda拉开了咏涛裤子上的拉鍊,咏涛脱掉了Linda的T恤。不一会儿,Linda的身上只穿着胸围和内裤,而咏涛也只穿着一条小内裤,Linda偷偷地瞥了一眼他的大腿根部,看到他的小内裤被高高地顶起了,Linda知道,此时,他的大阴茎已经高高的勃起了。紧接着,他们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咏涛不停地用大手抚摸着Linda的赤裸的后背,Linda感觉到一股难以言表的性冲动,从她的大腿根部的阴道里辐射而出,传遍她的全身。

Linda拉着咏涛的手走进卧室,Linda迅速脱掉了胸围,她的雪白而丰满的乳房一下子垂了下来,正当Linda和咏涛向双人床靠近的时候,导演梁发却突然叫停了,“Linda,你的表演不到位。”接着,他让Linda站到一边给Linda示範表演,Linda只好羞臊地用胳膊遮住了赤裸的乳房,认真地听导演的指导,然后,Linda和咏涛按照导演的要求又表演了一遍。

Linda走进卧室迅速脱掉胸围,然后,走到双人床边迅速脱掉了内裤,此时,Linda已经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站在镜头前,儘管Linda背对着镜头,可是Linda还是感觉羞臊,Linda偷偷瞥了一眼咏涛,他也脱掉了内裤,跟Linda一样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站在床边,他的大阴茎高高的勃起,他似乎并不在乎Linda的偷窥。正当Linda掀开被子準备钻进被窝的时候,突然,音响师探进头来告诉导演,双人床上安装的麦剋风坏了,他要求进来更换一只新的麦剋风。

Linda只好不情愿地从被窝里爬出来,全身赤裸的站在床边,那位音响师走到床边更换新的麦剋风,他不住的偷窥Linda赤裸的女性肉体,Linda紧紧的夹住双腿,用右手遮住了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又用左手遮住了她的乳房,然而,Linda只能遮住乳头,乳房的大部分赤裸的展现在那位小伙子面前,Linda羞涩的低下了头。此时,Linda偷偷瞥了一眼咏涛的大腿根部,他那又长又粗的大阴茎高傲的勃起,说实话,他的大阴茎比老公的都要大,不知道为什幺,Linda本能地揣摩,他的大阴茎是否能够顺利插入她的阴道里,是否会把她的阴道撑破,一想到这些,Linda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她恨自己为什幺要想这些淫秽的事情,Linda把头扭过去,竭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然而,Linda还是无法剋製偷窥他的大阴茎,她感觉到自己的阴道兴奋地抽动起来,一股淫液缓缓的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润湿了她的两片敏感的小阴唇,Linda下意识地紧紧的夹住双腿,不让淫液流淌到大腿上。
幸好,那位音响师迅速装好了麦剋风,Linda赶紧钻进被窝里,仰面躺在床上,而咏涛趴在Linda的身上,他用胳膊支撑起自己肌肉发达的身体,正当他準备表演做爱的时候。忽然,导演梁发又叫停了,
“不!不!Linda,不要盖上被子,我要看看你们做爱的姿势是否到位。观众不是傻瓜,他们一眼就能看出你们是在假装做爱,你们俩一定要表演得逼真。”Linda只好不情愿地将被子挪到一边,咏涛调整了一下身体,作出準备做爱的姿势,等待导演的命令。
“开始!”导演梁发一声令下。Linda跟咏涛尽情地接吻,他紧紧地搂住Linda的细腰,用一支大手不住地揉捏Linda的乳房,不一会儿,Linda就感觉整个身体发热,热血不断地在胸膛里汹涌,咏涛用手指不停地揉捏Linda那敏感的乳头,Linda感觉到一阵阵快感从乳头上辐射而出,传到她大腿根部的阴道里。
按照剧本的要求,他们亲吻了一会儿,接下来他们表演做爱,Linda和咏涛调整一下姿势,Linda蜷起膝盖,用力分开了双腿,咏涛跪在Linda的大腿之间,将臀部向前一挺,他的大阴茎头顶在Linda大腿根部的阴毛上,咏涛不愧为是一位绅士,他并没有将大阴茎头顶在Linda的女性生殖器上,紧接着,他的臀部一前一后地移动,作出做爱的姿势,他的大阴茎头在Linda的大腿根部的阴毛上蹭来蹭去,即便是如此,Linda也兴奋得直冒虚汗,Linda按照剧本的要求,不停地亢奋地尖叫,假装真的在做爱。
接下来,咏涛抬起Linda的一条大腿,搭在他的肩膀上,即便她没有看到,她也能感觉到,她的整个女性生殖器完全展现在他的面前。咏涛将臀部向前一挺,他的大龟头无意间碰到了Linda的两片大阴唇顶端的裂口处,Linda本能地尖叫了一声,她以为他会用大龟头拨开她的两片大阴唇,直接将阴茎插入她的阴道里呢!然而,咏涛并没有那样做,而是将他的大龟头滑过Linda的两片大阴唇,在她的阴毛上蹭来蹭去。此时,Linda能感觉到,一股股淫液正在不断地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润湿了她的整个女性生殖器。
过了一会儿,按照剧本的要求,咏涛仰面躺在床上,而Linda趴在他的大腿根部上,吸吮他的大阴茎。Linda一骨碌从床上爬起身,赶紧用被子遮住她的大腿根部,Linda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的湿漉漉的女性生殖器,此时,咏涛已经仰面躺在床上,Linda伏下身子準备假装吸吮他的大阴茎。
“停!停!你们俩没按照我的要求表演。”导演梁发赶紧叫停了,接着,他继续给他们俩说戏,“首先,当咏涛跟Linda做爱后,他疲惫的趴在Linda的身上,此时,Linda依然用力分开双腿。然后,咏涛翘起臀部,将他头慢慢的向Linda的下身移动,当他的嘴唇移到Linda大腿根部的时候,按照剧本的要求,咏涛应该尽情地亲吻一下Linda的女性生殖器,Linda发出快乐的尖叫声,接下来,咏涛翻身仰面躺在床上,他的大阴茎高高的勃起对着天花闆,此时,Linda起身趴到咏涛大腿根部上,尽情地吸吮咏涛大阴茎。当然,这一切表演都要在被单下进行,不过,我要让所有的观众以为,Linda真的吸吮了咏涛大阴茎,只有这样,才能算得上是成功的表演!”
当导演梁发刚一说完,咏涛就迫不及待地说,“导演,这种表演太淫秽了,我无法想像,刚跟一个女人做爱完,就亲吻她的女性生殖器,我对老婆也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
“咏涛,不用多说了,你必须得按照我的要求表演,也许你在现实生活中没有亲吻过女人的生殖器,但是,你知道,这并不意味着你真的要亲吻Linda的女性生殖器,你只是在表演。”导演梁发严肃地说。
“不,导演,你不能强迫我,我无法想像,一个正派的男人会趴在女人的大腿根部,吸吮她的女性生殖器。你的要求太过分了,我实在做不到!”咏涛顶了一句。
“不,咏涛,你没有理解剧情,Linda不是别的女人,她是你的妻子,她特别渴望在你们俩离别之前,尽情地跟你做爱,因为她爱你,正如你爱他一样。你们是通过赤裸的做爱,来表达夫妻之间真挚的爱情。”导演梁发停顿了片刻,继续说,“咏涛,如果你无法表演,那我们就找别的演员接替你,你很清楚这将意味着什幺,不过,那对全剧组也是一种损失,我们不想那幺做。”导演梁发用威胁的口吻说。
咏涛低下头沉默不,Linda捅了一下咏涛,咏涛只好起身按照导演的要求照办了。他们又表演了一遍,这一回,为了将做爱的姿势表演得更加逼真,咏涛的大阴茎没有在Linda的阴毛上蹭来蹭去,而是在Linda的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里蹭来蹭去,他的大阴茎桿不停地摩擦着Linda的早已隆起的敏感而坚硬的阴蒂,Linda兴奋得不停地尖叫,这一次,Linda不是在假装兴奋,而是真的兴奋得大声尖叫起来,作为女人,Linda羞于承认,然而,Linda不得不承认,她非常喜欢一个陌生男人的大阴茎,在她的女性生殖器上蹭来蹭去的感觉。紧接着,咏涛的头向Linda的下身移动,Linda顺从地用力分开了双腿,当他的嘴唇碰到Linda的敏感而坚硬的阴蒂的时候,Linda的整个女性生殖器兴奋地抽动一下,咏涛张开嘴,用嘴唇吸吮着Linda的早已肿胀的阴蒂,Linda快乐的闭上了眼睛,尽情地体验着从她的阴蒂上传来的一阵阵快感,她的嘴里不停地发出快乐的哼哼着。毫无疑问,Linda的表演肯定非常到位。
当Linda跟咏涛表演完以后,导演梁发兴奋得鼓起掌来,“很好!很好!”很显然,他很满意他们的表演,他尤其表扬Linda的表演,他讚扬Linda的表演非常逼真到位,然而,他哪里知道,Linda不是在表演,而是在尽情地体验性快乐。Linda和咏涛半躺在床上兴奋得喘着粗气,这时候,一位女助理导演将两件睡衣递给他们,咏涛起身背对着那位女助理导演,他的大阴茎依然高高的勃起,直直的对着Linda,很显然,他不想让那个女人看到他那勃起的大阴茎,然而,他并不在乎Linda的偷窥。Linda也起身穿好了睡衣,等待导演的下一步安排。
导演梁发扫了一眼在场的剧组人员,他清了清嗓子说,“今天的表演非常成功,你们每个人都听着,这才是真正的表演,以后,他们就要按照这个标準拍摄这部影片。在场的各位小伙子们,如果你们的大阴茎没有勃起的话,那就证明Linda和咏涛的表演没有成功。”说完,导演梁发哈哈大笑起来,接着,他继续说,“今天,Linda的表演非常成功,而咏涛的表演只能算是合格,我看到咏涛大阴茎勃起得还不够高,这就证明,他还没有全身心地投入这部影片的拍摄中,如果他不努力的话,我们就考虑换人。”
“我毫不讳言地讲,这部影片就应该包括极度赤裸裸的做爱内容,这是一部真实的男女做爱的影片,大家想一想,妻子和丈夫分别了好几个月,他们再次见面时自然要尽情地做爱,这是人之常情,他们要真实地反映现实生活。实际上,几乎所有的夫妻都疯狂地做爱过,我们的影片表现得併不过分。”接着,导演梁发话锋一转说,“你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清楚,製片人花钱僱你们是来做什幺的,如果你们不清楚的话,可以离开,我不希望听到背后不负责任的议论,还有那些稀奇古怪的牢骚,今天,我再次感谢Linda的表演,是她让他们这部影片增色不少,而咏涛还需要继续努力。我的话讲完啦,谢谢大家!”
正当Linda穿好衣服,準备回到自己休息室的时候,我来了,我是来接Linda回家的,很显然,由于我坐在台下观众席上,根本没有看到Linda的那些真实的赤裸裸的表演,只能远远看到上身赤裸。不过,Linda还是兴奋地告诉我,导演表扬了她。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望着我,我见到Linda高兴的样子,我也兴奋地说,“是的,你的表演太逼真了,跟真的似的,如果我不是亲眼看到,我还以为你们俩真的做爱!”Linda哼了一声,抿嘴笑了笑,Linda心里在想,“你如果真的看到了我的那些赤裸裸的表演,你肯定会气疯的!”
这时候,导演梁发走到我的面前,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说,“老弟,这就叫做表演,我们要让观众相信,我们的两位杰出演员是在真的做爱,然而,这一切都是在演戏。好了,大家先去休息一会儿,下午五点钟,我们继续拍摄电影。”
“导演,我太累了,我要到休息室去休息一会儿,五点钟,我準时回来,再见!”说完,Linda拉着我离开了摄影棚。Linda不希望我留在摄影棚里跟别人交谈,她害怕我知道她所干的那些难以启齿的事情。
Linda急匆匆的离开了摄影棚,我紧紧地跟在她身后,一路上,Linda感觉阴道不断地兴奋得抽动着,一股股淫液从她的阴道里不断地流出,润湿了她的大腿根部的内裤。此时此刻,Linda真想跟我做爱,她也想跟咏涛做爱,想跟所有的男人做爱。然而,理性告诉她,她现在不能干那些事情,于是,Linda一头钻进了女厕所里,幸好,厕所里只有她一个人,当厕所的门一关上,Linda就赶紧把手伸进了内裤里,Linda迫不及待地将手指深深的插入了自己的阴道里,然后快速的插入拔出,Linda尽情地揉捏着她那敏感而坚硬的阴蒂,她在尽情地手淫,释放心中对性的渴望。
正当Linda躲在女厕所里尽情手淫的时候,忽然,她听见厕所门外传来了我小声呼唤的声音,“Linda,你怎幺这幺长时间还不出来,我需要你,我想立即跟你做爱。”Linda一愣,她紧脱下内裤,蹲在便池上解手,嘘……,一股热乎乎的尿液从她的阴道口上方的尿孔里喷出。
正当Linda解手的时候,我却突然破门而入,Linda抬起头一看,我正兴奋地站在门口,Linda下意识地站起身,竟然忘记了提起内裤。我贪婪地盯着老婆的大腿根部的黑褐色阴毛,我像是在喃喃自语地说,
“Linda,我真是太兴奋了,我想跟你做爱!”我说完,就把手伸进了Linda的大腿根部,我尽情地揉捏着她的湿漉漉的女性生殖器。Linda紧张地说,“你怎幺闯进女厕所里了?要是被别人看见,还以为你是流氓呢。”Linda想推开我的大手,然而,我的手指已经深深地插入了她的阴道里,紧紧的勾住她的阴道壁不肯撒手,Linda央求道,“我爱你,我也想跟你做爱,但是,在女厕所里根本没有地方,我们回家以后再做爱,好吗?”说实话,此时此刻,Linda也非常想跟我做爱。
“老婆,请你吸吮我的大阴茎,我太兴奋了,我需要释放!”说完,我一把搂住Linda,尽情地亲吻她。此时,Linda也兴奋异常,她何尝不想跟男人做爱,然而,Linda可以通过一边吸吮男人的大阴茎,一边手淫的方式释放她的性慾,可是,男人必须得通过射精来释放性慾,也许这就是男女的区别吧!

Linda伏下身子,拉开了我裤子上的拉鍊,然后一把扯下我的内裤,我的内裤挂在膝盖上,我那高高勃起的大阴茎,直直的对着Linda的脸,Linda闭上眼睛张开大嘴,将我的大阴茎头含进了嘴里,与此同时,Linda将手指插入了自己的阴道里不停地搅动,她尽情地体验着从阴道里和嘴里传出的一阵阵快感。我伸出手搂住Linda的头,将高高勃起大阴茎深深地插入了Linda的嘴里,就像插入女人的阴道里似的,Linda尽情地吸吮着我大阴茎,她的嘴巴不断地抽动着,我感觉就像我的大阴茎插入Linda的阴道里似的。
忽然,Linda感觉到一阵凉风吹过她的大腿根部那赤热的女性生殖器,Linda睁开眼睛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她看见女厕所的门被推开了,导演梁发和咏涛正站在门口,他们直直的望着Linda和我,他们的脸上掠过一丝怪怪的笑,Linda的脸腾地一下羞得通红,她不知所措的赶紧收回嘴,直起身子提起内裤,冰凉而湿漉漉的内裤,一下子贴在Linda那赤裸的两片大阴唇上,Linda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战。幸好,导演梁发轻轻地关上女厕所的门,离开了。

Linda劈头盖脸地责怪起我来,“你怎幺忘记锁门了,你这个笨蛋,他俩全都看到了我俩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这可怎幺办?”
“我……,我也没想到他们会闯进来!”说完,我搂住Linda的肩膀,紧紧的把Linda搂进怀里,Linda没好气的狠狠地掐了一下我的大阴茎。突然,我的大阴茎猛烈抽动一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喷射到Linda的湿漉漉的内裤上,Linda下意识地将身子向后一退,紧接着第二股精液射到了Linda的大腿上,Linda赶紧用手抓住了我的大阴茎头,我的大阴茎依然不断地射精,Linda的手掌上粘满了粘糊糊的精液。此时,Linda的心里有一股无从发洩的怒火,她讨厌我不该在此时把精液射到她的身上,她也怨恨导演梁发和男主角咏涛突然闯进来,然而,Linda的愤怒无济于事,她只好脱掉内裤将大腿根部和大腿上的精液洗乾净。
我射光了最后一滴精液,穿上内裤,脸胀得通红说,“对不起,我太兴奋了,我没有控製住。下次,我一定锁门,请你原谅!你是否也跟我一样,兴奋异常?”

Linda的手里拎着那条粘满了精液的内裤,没好气地说,“我一点也不兴奋,我只有这幺一条内裤,接下来,你让我怎幺继续演戏呀?”
正当Linda跟我争吵的时候,忽然,厕所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Linda,排练的时间到了,大家都等着你呢!”导演梁发站在门外说。Linda穿好睡衣,跟随导演回到了摄影棚,而Linda的里面没有穿任何内衣,赤身裸体的。Linda知道,她无论如何不能让我看到她赤裸身子表演的样子,于是,她找了一个藉口将我支走了。我不情愿地走下了表演台,我还以为Linda依然在生我的气呢。
当Linda回到表演台上的时候,导演梁发贴在Linda耳边轻声地说,“Linda,对不起,下次干那种事的时候,一定要锁门。”Linda苦笑了一下,没有说什幺。
导演希望Linda和咏涛再表演一次,这一次是在被单下表演。Linda和咏涛迅速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钻进被窝里,Linda仰面躺在床上,用力分开双腿,咏涛跪在Linda的两条大腿之间,作出做爱的动作,Linda能够感觉到,他的大阴茎在她的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上蹭来蹭去,偶尔,顶在她的大腿根部的阴毛上。当他抬起Linda的一条大腿,搭在他的肩膀上的时候,Linda的大腿根部的整个女性生殖器,情不自禁地抽动起来,一瞬间,Linda的性高潮达到了顶点。接着,咏涛继续表演跟Linda做爱的动作,他的大阴茎头在Linda的阴道口上蹭来蹭去,有好几次,Linda的臀部都本能的向前一挺,Linda多幺渴望他的大阴茎能插入她的阴道里啊!Linda的嘴里不停地发出兴奋的尖叫声,她的脑子里浮现出昨天晚上跟我疯狂做爱的画面。
接下来,咏涛表演舔食Linda的大腿根部女性生殖器的节目,他钻到被单下面,趴在Linda的大腿根部上,而Linda用力分开了大腿,他的头在被单下面一起一伏,他的嘴唇偶尔碰到了Linda的女性生殖器,Linda兴奋得哼出声来,她本能地将臀部向前一挺,一瞬间,Linda的整个女性生殖器贴在他的脸上,咏涛是个聪明人,他一下子就明白了Linda的意识,Linda希望他吸吮她的女性生殖器,于是,他毫无顾忌地将嘴唇贴在Linda的两片大阴唇上,尽情地吸吮着Linda那坚硬而敏感的阴蒂,紧接着,他用舌头拨开了Linda的两片湿润的小阴唇,将舌头伸进了Linda的阴道里,Linda兴奋地大声尖叫起来。导演梁发并不知道被单下发生了什幺事情,他还以为Linda的表演很投入,他站在他们身边,不住地表扬Linda的表演,其实他哪里知道,咏涛正在舔食Linda的女性生殖器呢!
根据剧本安排,接下来,Linda表演吸吮咏涛的大阴茎的节目。Linda直起身子,用被单遮住了她的下半身,然后,Linda跟咏涛交换了一下位置,他仰面躺在床上,而Linda趴到他的大腿根部上,Linda用被单遮住了她的头和他的大腿根部。此时,Linda才发现,摄影棚的灯光是多幺明亮,以至于灯光射透了被单,即使Linda趴在被单下面,也能够清楚地看到咏涛那高高勃起的大阴茎。出于女人的好奇,Linda把眼睛贴在他的大阴茎上,仔细端详着他的大阴茎,Linda发现,他的大阴茎比我的都要粗一些,他的大阴茎头从包皮里翻出来,不断地有节奏的抽动的,说实话,Linda真想摸一下他的大阴茎,Linda琢磨了半天,于是,Linda张开大嘴,一口将他的大阴茎含进了嘴里。
咏涛兴奋地哼了一声,他本能地翘起臀部,紧接着又落下。导演梁发误以为咏涛是在表演,他站在他们的身边不断地讚扬咏涛的演技,其实他哪里知道,Linda正躲在被单下,干最淫秽、最难以启齿的事情呢。Linda紧紧的咬住咏涛的大阴茎头不放,过一会儿,他渐渐的适应过来,他慢慢地翘起臀部,整个身体像雕塑一样挺立在半空中,一动不动。Linda尽情地吸吮着他的大阴茎头,与此同时,Linda伸出小手不停地摩擦着他的大阴茎桿,这时候,Linda的嘴感觉到他的大阴茎头猛烈的抽动一下,Linda毕竟是一位结过婚的女人,她知道,男人快要剋製不住的射精了,于是,Linda赶紧鬆开手收回了嘴,Linda看到咏涛大阴茎已经变成了紫红色,变得又粗又长,而且还在不断地抽动,Linda听见被单外面,咏涛不住地大声嚎叫着,Linda知道,他在竭力剋製射精。此时,Linda的性慾也达到了高潮,Linda能感觉到一股股淫液正在从Linda的阴道里流出,润湿了Linda的整个女性生殖器,甚至流淌到她的大腿内侧上。
过了一会儿,咏涛终于剋製住没有射精。根据剧本的安排,他们俩面对面地侧躺在床上,咏涛紧紧地搂住Linda,他们俩赤裸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此时,他那又长又粗又硬大阴茎顶在Linda的大腿根部的阴毛上,Linda微微地抬起大腿,咏涛大阴茎一下子插入了Linda的大腿根部里,就夹在她的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里,Linda挪动一下臀部,试图让他的大阴茎头插入她的阴道里,然而,他的大阴茎头刚一插入Linda的阴道口,他就本能地抽回去了,很显然,咏涛并不想跟Linda在舞台上真的做爱,Linda也没有强迫他,而是用双腿紧紧的夹住大阴茎桿,Linda能够感觉到,他的大阴茎桿还在不断地有节奏的抽动着。咏涛按照剧本的要求,不断地揉捏着Linda那早已肿胀的丰满的乳房。
“Linda,真对不起,我不应该那幺冒失的打开女厕所的门,下次,我一定事先敲门。”咏涛贴在Linda耳边小声道歉。
他们根据导演的要求,又反覆表演了三次,直到导演满意为止。真难以置信,在整个排练过程中,Linda体验了五次性高潮的快感。咏涛很有礼貌,在接下来的表演中,他尽量避免碰到Linda的敏感的女性生殖器,以避免让Linda兴奋得失控,Linda也尽量避免碰到他的大阴茎,Linda知道,他随时都可能控製不住地射精。在整个表演过程中,Linda尽情地体验着近乎于淫蕩的性快乐,Linda自己也不知道,她为什幺会这幺做。Linda反覆地告诫自己,她仅仅是在表演,然而,Linda知道她是在自欺欺人。不过,Linda很喜欢跟咏涛模拟做爱的感觉,那种感觉让她兴奋异常。
晚上,Linda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一进屋,Linda就迫不及待地跟我疯狂的做爱,那种感觉就像新婚的蜜月旅行。我们俩尽情地做爱,直到晚上十一点钟,我们俩的肉体才分开,我起身去準备晚餐。
晚饭后,Linda跟我一边继续做爱一边聊天,Linda简明扼要地告诉我,白天她的表演情况,她向我承认,她的性慾被激起来了,然而,Linda没有告诉他,她赤身裸体跟咏涛表演的事情,Linda知道,那对于我是一种羞辱,我会气疯的。
夜晚,我趴在Linda身上尽情地跟她做爱,然而,Linda的脑子里却浮现出咏涛的画面,她想像着咏涛那又长又粗的大阴茎,深深的插入她的阴道里的感觉,Linda暗自承认,她有点喜欢上咏涛了。以前,Linda就听说过,一个女人一旦自愿跟一个男人发生性关係,她就会爱上他的,如今,Linda终于相信这一条铁律了。这时候,我趴在Linda的大腿根部,尽情地吸吮着Linda的女性生殖器,一瞬间,Linda想起导演梁发说过的一句话,恩爱的夫妻做爱完以后,他们都要相互吸吮对方的生殖器,也许,Linda跟我才应该是一对恩爱的夫妻,此时,Linda的脑海中浮现出两个男人的身影,一个是我,一个她所爱的人咏涛。她究竟应该选择哪位男人作为她的丈夫呢?也许,一个女人同时拥有两个男人,才是一件值得快乐的事情。
第二天,Linda早早地来到摄影棚,今天是最后一次排练,明天他们就要正式拍摄了。此时,Linda已经将台词背得滚瓜烂熟,将整个剧情表演得驾轻就熟了。然而,Linda最大的变化就是,在摄影棚里,毫无顾忌地脱光衣服,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在摄影镜头前表演。
按照剧本的要求,咏涛赤身裸体的仰面躺在床上,他的大阴茎高高的勃起,Linda跨骑在他的大腿根部上,将被单围在腰间,遮住了Linda和咏涛的下身,摄影机镜头就在Linda的背后,微微地拍摄到Linda的乳房和乳头。导演一声令下,Linda的臀部上下起伏,做出一副咏涛的大阴茎在Linda的阴道里插入拔出的感觉。此时,咏涛那又长又粗又硬的大阴茎不断地在Linda的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里蹭来蹭去,Linda兴奋得一股股淫液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涂满了咏涛的整个大阴茎桿。按照导演梁发的说法,Linda跟咏涛的床上戏是这部影片的最大卖点,所以,他要求他们俩一定要格外卖力气的表演。
当他们表演完后,Linda感觉到,她的整个女性生殖器已经湿透了,她能猜得出,咏涛的大阴茎桿上肯定粘满了她的淫液。于是,Linda赶紧一把扯过被单,擦了擦她的大腿根部湿漉漉的女性生殖器,然后,Linda又擦了擦咏涛的大阴茎桿,她不喜欢别人发现他们俩难以启齿的秘密。
晚上,导演和製片人的召集全体人员讲话,他宣布影片的排练已经结束,从明天开始正式开机拍摄电影。


星期三,Linda和咏涛早早的来到摄影棚,导演梁发简单介绍了一下影片的拍摄情况,他告诉他们,这是一部儿童不宜的成人三片,他们俩可以尽情地,大胆地表演,然后他宣布正式开机拍摄电影。他要求Linda和咏涛要不分昼夜地工作三个多星期,一口气将电影拍摄完成。
导演宣布完开姑拍摄以后,他指导工作人员布置拍摄现场。Linda感到有点紧张,她没有回到自己的休息室,而是躲进了咏涛的休息室,咏涛紧紧的搂住Linda,他们俩都沉默不语。Linda知道,她的表演生涯最关键时刻就要到来了。

Linda和咏涛经过化妆以后,走进摄影棚。此时,Linda看见舞台前面挂起了一张大幕,大幕的后面摆放着几排座椅,十几个专门聘请来的观众稀稀拉拉的坐在椅子上。他们意识到,也许这就是情景剧吧。Linda和咏涛各就各位,拍摄第一组镜头,这时候,大幕徐徐地拉起,Linda和咏涛很投入地表演,他们的拍摄很顺利就完成了。
接下来,他们拍摄第二组镜头。按照剧本的要求,Linda拉着咏涛向卧室走去,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Linda脱掉了胸围,她的雪白而丰满的乳房一下子露出来,她走到床边,迅速脱掉了内裤,此时,Linda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背对着摄影机镜头,Linda赶紧钻进了被窝里,她的赤裸的身体在摄影机镜头和观众面前一闪而光。这时候,Linda看见咏涛也脱光了身上的衣服,他的大阴茎高傲的勃起,毫无顾忌地展现在镜头和观众面前,他掀开被单也钻进了被窝里。咏涛紧紧的搂住Linda赤裸的身体,他们俩尽情地接吻,互相说着已经说过了千百次的台词,他不停地揉捏着Linda的丰满的乳房,他甚至用嘴唇吸吮Linda的乳头,Linda不断地发出快乐的哼哼声。他们俩表演到这里,一切都很顺利,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按照剧本的要求,Linda用力分开了双腿,準备表演跟咏涛做爱的动作。咏涛跪在Linda的大腿根部前,不停地揉捏着Linda的乳房,然后,他的大手慢慢的向Linda的大腿根部摸去,他们俩依然尽情地接吻,这些动作都是按照剧本的要求表演的。当咏涛的大手摸到Linda的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的时候,Linda的整个身体本能地抽动一下,Linda的臀部下意识地向前一挺,Linda的脑子里幻想着跟咏涛做爱的情景,说实话,此时此刻,Linda真想跟咏涛疯狂的做爱。
当咏涛的大手碰到Linda大腿根部敏感的阴蒂时候,Linda兴奋得哼了一声,然而,咏涛并没有住手,他继续用手指缠绕Linda的大腿根部捲曲而柔软的阴毛,然后,咏涛用手指拨开了Linda的两片早已隆起的大阴唇,忽然,Linda感到,咏涛的大阴茎头顶在Linda的湿润的阴道口上,Linda一下子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事情,Linda兴奋地尖叫了一声,然而,还没等Linda反应过来,咏涛的大阴茎就一寸一寸的插入了Linda的阴道里。Linda做梦也没想到,她竟然在舞台上,面对摄影机镜头和观众,真的跟另一个男人做爱了。

Linda的性慾迅速被激起,她大声念着台词,“老公,快点,用力,再用力,求求你,插得再深一些!我太寂寞了!”此时,Linda的表演非常投入,Linda真希望咏涛能用力地肏她。Linda继续大声念台词,
“老公,我需要你,亲爱的。用你的大阴茎拼命地肏我,肏我……!”她不知道这是台词,还是她的真实的慾望。
咏涛的大阴茎就像活塞一样,一次一次用力地插入Linda的阴道里,每次插入一下,Linda都大声地念台词,然而,理性告诉她,他们俩的表演早就出轨了。这时候,Linda感觉到,咏涛用大手紧紧的扣住她的臀部,然后用力托起。他的整个大阴茎深深的插入Linda的阴道里,他们俩大腿根部的阴毛紧紧地贴在一起,他的大顶在Linda的阴道口下面的臀部上。Linda拼命地尖叫,她喊出了最后一句台词,“啊!老公,用力肏我!我感觉太美妙了,我多幺渴望跟你做爱的感觉啊!我特别喜欢你的大阴茎,啊!啊!我太快乐了!”
这时候,轮到咏涛说台词了,“老婆,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我肏你的感觉?我的大美人儿,我知道,你早就渴望我的大阴茎深深插入你的阴道里,你是我的大美人儿,你是我的小蕩妇,告诉我,我肏你的感觉怎幺样,快点告诉我!”
咏涛反覆说着这句台词,此时此刻,Linda觉得他已经不是在演戏了,而是渴望得到她的回答。 “是的,我非常渴望你跟我做爱的感觉!”Linda真诚地说,这一句并不是台词,而是Linda自己加上去的,然而,这却是Linda真实的感受,说实话,在两个多星期的排练中,Linda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咏涛,几乎每天,他们俩赤裸的肉体都贴在一起,对于女人来说,那是一种羞涩,夹杂着兴奋的感觉。Linda抬起头,深情地望着他的眼睛,Linda看到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兴奋的期待和渴望。
“噢,老公,我的爱人,请你用力肏我,快点,我渴望你的大阴茎,我太寂寞了,肏我啊!用力肏我!”Linda兴奋地说,她感觉到,他的大阴茎快速的在她的阴道里插入拔出,此时,Linda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在演戏,她只是感觉到一阵快感从她的阴道里辐射而出,传遍全身。也许是咏涛大阴茎插入拔出的速度太快了,Linda感觉到他的大阴茎在她的阴道里猛烈的抽动起来,作为已婚的女人,Linda知道他快要剋製不住的射精。他们俩在舞台上尽情地表演真实的做爱,足足持续了二十多分钟。咏涛兴奋地嚎叫着,Linda知道,他只能再坚持住二三分钟了。
咏涛紧紧的抱住Linda赤裸的身体,他停顿了片刻,他在竭力剋製自己的射精,而Linda的一条大腿搭载他的肩膀上高高的抬起,她用力分开另一条大腿,她要给咏涛留出更多的空间。咏涛顺势将又长又粗大阴茎深深的插入Linda的阴道里,甚至,Linda能感觉到,他的大阴茎头插入了她的子宫里。Linda尽情地体验着从未有过的性快感,她不停地尖叫,整个舞台上迴荡着Linda的尖叫声。然而,在场的导演和所有的观众(当然也包括我在内),都还以为他们是在演戏呢,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Linda跟咏涛是在真实的做爱。
咏涛紧紧的抱住Linda赤裸的身体,一下一下的用力将大阴茎深深地插入Linda的阴道里,Linda尽情地体验着做爱的快感。他们俩赤裸的身体在舞台的床上跳跃,双人床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响声,此时,他们俩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在舞台上表演,Linda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大约又过了十多分钟,站在一旁的导演梁发,不断地向他们摆手,他示意他们已经表演超时了。Linda和咏涛一愣,如梦初醒似的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咏涛显得很慌张,然而,就在这一瞬间,Linda感觉到咏涛将一股热乎乎的精液深深地射进了她的

阴道深处,那是一种Linda从男人身上未体验过的感觉,惊慌夹杂着喜悦。
Linda睁大眼睛,惊讶的望着咏涛,她做梦也没想到,咏涛竟然在舞台上,当着所有观众的面,将精液射进了她的阴道里。受到大量温暖的精液的刺激,Linda兴奋地尖叫起来,因为Linda感到异常刺激。此时,咏涛的大阴茎在Linda的阴道里不断地抽动,Linda的整个身体不住地颤抖,Linda大声尖叫,“啊!啊!我感觉太美妙了。是的,这正是我所需要的快感!”Linda自己也说不清,这些话是否是台词。
咏涛兴奋得断断续续的念着台词,而Linda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紧紧的收紧阴道口上的肌肉,不让咏涛的精液流出来,Linda能够体验到,她的阴道深处热乎乎的精液在流动,其中一部分精液甚至被挤进了她的子宫里。咏涛终于射光了最后一滴精液,他筋疲力尽地趴在Linda的怀里,然后慢慢地将他大阴茎从Linda的阴道里抽出来,Linda也心满意足地仰面躺在床上,尽情地体验着做爱带来的快感,Linda的性慾也达到了多次的高潮。
这时候,咏涛贴在Linda耳边小声地说,“老婆,你还想吸吮我的大阴茎吗?我的宝贝儿!”
“老公,我非常渴望,你已经让我获得了极大的快感,我老要让你快乐!”Linda反覆说着这句台词。
咏涛用胳膊撑开被单,遮住了摄影机镜头和观众的视线,他不希望别人看见他那刚刚射精完的大阴茎,他仰面躺在床上,Linda从床上爬起,钻到被单下面,爬到了他的大腿根部上,Linda兴奋地盯着他的大阴茎,他的大阴茎还在不断地抽动着,整个大阴茎桿上粘满了粘糊糊的精液,Linda张开大嘴,将咏涛的大阴茎头含进了嘴里,Linda尽情地吸吮着粘在上面的精液,他的大阴茎的味道美妙极了。
咏涛的大阴茎在Linda的嘴里不断地插入拔出,说实话,作为女人,Linda长这幺大还从来没有吸吮过如此硕大无比的大阴茎,这种感觉让Linda兴奋异常,咏涛的大阴茎头深深的插入了Linda的嘴里和喉咙里,Linda喜欢这种感觉。过了一会儿,Linda将咏涛的大阴茎慢慢的从她的嘴里退出来,然后,用牙轻轻地咬住他的大阴茎头不放。咏涛兴奋地哼了一声,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惊讶和亢奋,观众都以为他是在表演,然而,只有Linda知道那是他真实的感受。接下来,咏涛的臀部一起一伏,表演模拟射精的动作,Linda也表演不情愿地从他的大腿根部上爬起来的动作。
按照剧本的要求,接下来,他们表演咏涛吸吮Linda的女性生殖器的内容。于是,Linda从咏涛的大腿根部上直起身,用粘满了粘糊糊精液的嘴唇,亲吻了一下咏涛的面颊,然后,仰面躺在床上,Linda用力分开双腿,将整个女性生殖器展现在咏涛的面前,Linda的这些动作都是在被单下进行的。此时,Linda觉得,她的表演实在太淫秽了,然而,那确是一种快乐的感觉。Linda微微的闭上双眼,用力绷紧阴道口上的肌肉,Linda不想让精液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来,她更不希望让精液滴落到床单上,以免被导演发现。值得欣慰的是,Linda的阴道口很紧,一滴精液也没有流出来,Linda就这幺全身赤裸、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一瞬间,Linda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淫秽的坏女人,一想到这些,Linda的身体不住地颤抖了一下。
咏涛钻到被单下,趴在Linda的大腿根部上,他用手指拨开了Linda的两片早已隆起的大阴唇,然后将嘴唇贴到Linda的阴道口上,Linda的整个女性生殖器情不自禁地抽动了一下,说实话,此时此刻,Linda并不希望他吸吮她的阴道,因为Linda的阴道里已经灌满了他的精液。然而,咏涛还是用舌头拨开了Linda的两片敏感的小阴唇,将舌头尖伸进Linda的阴道里,一瞬间,Linda感觉到,一股粘糊糊的精液从她的阴道里流淌出来,Linda伸出双手紧紧地抱住他的头,她快乐得快要发疯了。
一阵阵快感从Linda的阴道里辐射而出,Linda甚至忘了自己是在舞台上表演,她尽情地体验着这近乎于淫秽的性快乐。Linda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不停地尖叫。Linda的整个女性生殖器贴在咏涛的脸上,Linda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咏涛将精液从她的阴道里吸出来,在短短的几分钟内,Linda体验到了两次性高潮的快乐。最后,咏涛终于收回了嘴,他从被单下钻出来,躺在Linda的身边。此时,Linda的整个女性生殖器和大腿内侧上粘满了粘糊糊的精液,Linda调整一下姿势,将整个赤裸的身子依偎在咏涛的怀里。咏涛不住地亲吻Linda,他那又长又粗又硬的大阴茎紧紧的顶在Linda的大腿根部上,Linda顺势抬起腿,将咏涛大阴茎桿夹在她的两片隆起的大阴唇之间。
这时候,咏涛伸出大手紧紧的扣住Linda那柔软而细腻的臀部,他的手指在Linda的臀部上滑动,过了一会儿,他用手指撑开Linda的肛门,将食指插了进去,Linda的臀部本能地向前一挺,咏涛的大阴茎头又重新插入了Linda的阴道里。就这样,他们俩静静地躺在床上说着台词,咏涛的手指不停地在Linda的肛门里插入拔出,作为女人,Linda还从来没有体验过肛门和阴道同时被插入的感觉,Linda很喜欢这种感觉,此时,Linda唯一感到紧张的是,她已经将台词忘光了。幸好,咏涛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台词。

Linda已经筋疲力尽,她用两片大阴唇紧紧的夹住他那粗大的阴茎桿,假装睡着了。此时,大幕徐徐地落下,Linda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这一组镜头终于拍完了。这时候,咏涛贴在Linda耳边小声说,“Linda,你的阴道和肛门真美妙,星期日,我一定要好好跟你做爱!”

Linda的臀部向后一缩,她默默地从床上爬起来,咏涛的大阴茎从Linda的阴道里抽出来。此时,大幕的外面,传来了观众的讚叹声和掌声。Linda和咏涛躺在被单下面,不敢出来。这时候,助理导演将两件睡衣递过来,Linda赶紧从床上爬起,迅速穿上睡衣,一瞬间,Linda感觉到一股粘糊糊的精液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来,她快速的跑回了自己的休息室。Linda不想让助理导演发现她那难以启齿的秘密。Linda和咏涛可以休息分钟,準备拍摄第三组镜头。

Linda一回到休息室就赶紧锁上了房门,她靠在房门上,感到从未有过的羞耻。Linda做梦也没想到,她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跟另一个男人发生性关係,她觉得自己出卖了丈夫。然而,Linda的内心里却为自己辩解,“我是一时剋製不住,才跟咏涛发生性关係的,这不能完全怪我,再说了是咏涛主动跟我发生性关係的,这不是我的错。幸好,观众和导演及老公都没有发现我的秘密,也许他们早就发现了,而是没有说出罢了。”一想到这些,Linda的心里涌上一股莫名的兴奋,她将手指插入了阴道里,不停地手淫,她尽情地体验着性快乐。
这时候,房门外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Linda打开门一看,原来是我正站在门口。我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8-11更新.